关注

位置:

任伯年《颜鲁公写经小像》

总第95期

来源:西泠印社2012年春拍
尺寸:133.5 cm×49cm,设色纸本,画心,1872年作
估价:待询

 

\

画中人物、山石、花鸟和文玩杂器具陈,均悉心经营、颇见功力,是任伯年过渡时期的上乘佳作。图中童子扶椅,鲁公侧身背对观众,凝神运思;灵鸾在案几另一头的石头上与鲁公神交,嶙峋怪石风骨独具。值得注意的是,从童子肩头衣褶的表现中我们仍能看到任渭长的影子;案台的画法,尤其案上器玩陈设,书香古韵而富有陈洪绶意味,此时任伯年画作中个人风格初现端倪,同时也保有前人遗风。在画面内部图式的区域性布置上——从“童子”到“鲁公”,连同桌案上的文玩之物,再到“孔雀”——任伯年以“密中见密”的过人技艺使画面节奏丰富而秩序井然;同时,以不同笔墨工写结合赋予形象以不同的质感。在《颜鲁公写经小像》中,胡公寿题跋云:“承甫书学,论坐位帖,有离形得似之趣。爰属任伯年图鲁公象,瓣香事之……”可以想见,任伯年为助胡公寿之风雅兴致,作此行乐图,将胡公寿与颜真卿作比,深受胡公寿青睐。胡远(1823—1886),字公寿,华亭(上海)人,以钱业工会为后盾,并具商业资本家支持,堪称当时画坛班头,地位举足轻重。据说,任伯年初年不善山水,胡公寿除为其人物补景外,并指点其山水法。胡公寿有斋名“寄鹤轩”,任伯年则自号其斋名为“倚鹤轩”。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