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位置:

范德·维恩:用“爱”经营艺术

by 王歌/文 | 总第95期

\

范德·维恩家族:结缘中国艺术

      佛罗瑞斯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的样子,但是事实上他从事艺术品经营已有四十余年了。于是我推算他的实际年龄应该在六十上下。Vanderven(范德·维恩)的品牌已有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佛罗瑞斯很自豪的说:“我是个十分幸运的人,我接手的是自己家族的产业。”范德·维恩家族算得上是荷兰的大家族,世代居住于荷兰南部地区。这个家族世代从事贸易,也一直有艺术收藏的传统。但是真正开始经营艺术品,要从佛罗瑞斯的父辈开始算起。 最早从事收藏的是 Clmens & Bea Venderven (克莱门斯·范德·维恩和毕·范德·维恩)兄妹二人,即佛罗瑞斯的叔叔和姑姑。他们在1958年建立了Venderven艺术画廊。据佛罗瑞斯说,因为他叔叔曾效力于一家古董店,因此与古董结缘并决定创造自己的一番天地。Vanderven画廊也就以家族姓氏命名的,画廊建立伊始,经营的范围非常宽,只要是古董都做,但因为地处荷兰,当然经手的大多是欧洲的古董。但是到了1972年的时候,毕·范德·维恩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这个产业,而Neeltje Vanderven( 尼界·范德·维恩,佛罗瑞斯的另一位姑姑)全面接手这家艺术画廊的运营。至上世纪80年代,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尼界·范德·维恩到远东旅行,这是她第一接触到了东方艺术品,颇受启发,从此就将Venderven画廊的主营方向定位在了东方艺术品上。佛罗瑞斯则是在1993年正式从姑姑手中继承了这件画廊。在采访佛罗瑞斯时,他将其姑姑尼界·范德·维恩给我做了引荐:一个老妇人雍容华贵——尼界·范德·维恩在艺术品行业已有60余年,或许正是因为常年接触艺术品的缘故,让我看到了一个在七十多岁年纪却气质不凡的欧洲女人。

\

成功在于“热爱”

      Venderven是个很成功的品牌,在欧美以及部分中国人中获得卓著的声誉。显然与它的创始人以及继任者佛罗瑞斯的精心经营有着密切的关系。作为经营者毫无疑问也是一位成功的古董商人,那么,一位获得成功的艺术品经营者需要具备哪些素质修养呢? 答案并不是多么勤奋、用功的经营而在于一个最单纯的情感“LOVE”(热爱)。

      佛罗瑞斯认为:“作为一个艺术品经销商最重要的一点,你需要有激情——对艺术的热情!否则,想都别想!”他说话的时候因为激动会把声音拔得很高,还会夹杂着手语,他的眼神十分肯定,分明告诉我,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实可信,无需争辩的。

\

       佛罗瑞斯接着说“我很喜欢艺术,比如欧洲的油画。但是我跟着又喜欢上了中国艺术品,并将其作为我一生的追求与事业。还有我认为,你别去追求财富,因为人为了追求‘富有’就会去做很多冒险而又没有意义的事情。急功近利的人不适合做艺术! 另外,做一个成功的商人你必须跑很多地方、交很多朋友,那么你得能说两种以上的语言。我自己会说四种语言,荷、英、德、法,我的妻子会说法语,这样我们和这半个地球的人交流可以说是一点障碍都没有了。”经他这么一说,我突然发现佛罗瑞斯虽然是个荷兰人,他的英语发音的确非常准确,字正腔圆,难怪我们的交流一点障碍也没有。

       我问佛罗瑞斯“既然您经营了中国艺术品,想过学中文么?”佛罗瑞斯略作思考:“确实想过,但是当我刚开始经营中国艺术品的时候,还没有中国的客人,香港的客人能说英文。换句话说,需要中文的迫切性不强。但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到我这里时,我确实感受到学习中文的重要性了。我会让我的孩子好好学中文。”也许是没有时间,也许是缺少信心,佛罗瑞斯把学习中文的任务推给了自己的孩子。他有两个儿子一个13岁,一个8岁。他还给我展示了孩子们的照片。佛罗瑞斯是位开明的父亲,当被问及将来是否希望儿子能够接手家族产业时,他笑着说;“看他们自己的意愿了,我不做干预,但是我希望他们能喜欢艺术。”目前佛罗瑞斯所接待的客人最主要的还是来自欧洲和美国,当然也有来自香港的客人。近些年,中国大陆的客人渐渐地越来越多。

\

恋上中国艺术

       佛罗瑞斯接触过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各样的古代的和现当代的艺术品。要说到最初是什么样的机缘让他喜欢上中国艺术品的,那大概是他进入这个行业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我在我姑姑的店里见到了一件蓝釉的瓷器,我当时并不知道它来自中国,我一见就觉得‘啊,真漂亮!’然后我就去问姑姑:‘这是什么?’随着更深入的了解,我越发地肯定:这就是我要找的!”

      很难用语言去形容佛罗瑞斯初次见到中国艺术品的感受,我也很难确切知道,佛罗瑞斯所见的到底是元代青花瓷器,抑或是更早年代的唐朝三彩器中的钴蓝料釉陶。总之,我发现佛罗瑞斯对中国艺术品一见倾心!“如何去形容这种感觉,可能像是你品尝到了名酿给你带来的精神振奋!当然,可能你不喝酒。这样说吧,像是你找对了人,从此坠入爱河!”

\

      佛罗瑞斯这样解释:“人们会对一样东西有好感往往会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纯审美上的,‘啊,它太美了!’第一时间就感动了我!这个时候你是用‘心’的,不是用‘脑子’的。另一方面,你会因为逐步了解了一样东西,而喜欢它。这件东西的背后或许隐含着很重要的历史意义,在一种特殊的物质背景下产生的等等,这种爱是终极的。”

      佛罗瑞斯很生动地对人们收藏从低级走向高级作了诠释:收藏初期,人们往往先寻找的是视觉上的感动。等到上升了一个层次后,就需要了解这个艺术品的内涵;当这件艺术品的内涵不足以满足你时,你会更换新的藏品。也就是我们普遍说的,藏家收藏到一定阶段会需要升级自己的藏品。最终,藏家所追寻的一定是兼具文化、历史、艺术价值的东西。

      在他的书籍、笔记本、Ipad封面各种显眼的地方都印着这么一句话:“Chinese art is my passion”译即“中国艺术是我的激情!”佛罗瑞斯将他对中国艺术品的满腔热情投注到他的工作中,这份工作既是他赖于生存的保障也是他精神的支柱,如此完美的结合教人羡慕。

\

      如果说在中国艺术品有什么偏爱,佛罗瑞斯表示他非常喜欢康熙的青花瓷、汉唐时期的雕塑以及十九世纪的外销瓷。对于今天的中国收藏者更倾向于购买明清时期的官窑瓷器,尤其是沾有皇家气的东西,他并没有直接点评。他说到:“确实,我也发现了,中国的买家更喜欢明清瓷器。但是我挑选东西都是依照我自己的审美。我会问我自己‘如果别人都不买我的东西,我愿意将这件东西摆在家里么?’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价格也合适,我就会将其拿回家。我的客人来这买我的东西,也是对我个人审美的认可。我用我的一生在做这项事业,我是专家,我可以告诉很多客人你们该买些什么。而不是跟着他们走。”

迎接未来的挑战
......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