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场

位置:

东京艺博会 地震后藏家回笼

by 李小力/文 | 总第94期
\
 
      地震一年后的2012年东京艺博会(Art Fair Tokyo),海外藏家纷纷回笼,不过最重要的买气只能以“普通”二字来形容。说它“普通”,是以2005年至2008年当时日本当代艺术的好景气来相较得出的。当年由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崛起,亚洲其他国家当代艺术连带趁势而起;加上质量高,价格相对低廉,那几年日本当代艺术品尤其最被看好。还记2007、2008年中国藏家首度赴日,在经过国内一番高价中国当代艺术品洗礼后,中国藏家对日本当代艺术极度惊艳,当场在艺博会大肆搜刮作品,据说一出手就是将展位全部的作品一口气买光。相对内地藏家的大手笔,比较资深的台湾藏家也不示弱,通常他们一早就在台湾准备好资料,一到东京便拿出艺术家名单,直接点名购买!
 
\ 

      后来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于2008年年底降临,日本当代艺术由于买单者几乎都是海外人士,在买盘铺得还不够广之际,买气戛然而止;相反地,同时间中国当代艺术虽然被西方投机者大量抛出,但被国内藏家扛下,虽然惊险也总算是逃过一劫。所以我们可以说2009年后的日本当代艺术有点冷清,一直到2011年的大地震,日本当代艺术更加如履薄冰,几乎没有藏家敢出手,这一两年拍卖场上的亚洲当代艺术专场,日本当代艺术成了无人问津的标的物。

\
 
      今年3月29日,笔者亲自赴日观察地震后的东京艺薄会,试图理解地震后的日本艺术市场景气究竟回来了吗?笔者也发现这个日本最老牌的艺博会出现几个新变化。
 
综合性艺博会 展示全面性日本美学
 
      东京艺博会一向采取“综合性艺术品”展示方法,就是将古董美术、现代美术及当代艺术在同一地点同时展出。这样的展示方法是从2005年东京艺博会的前身NICAF从横滨搬至东京开始的。2005年前NICAF在横滨只展出当代艺术品,NICAF创办人白石正美(白石正美于1992年创办SCAI the Bathhouse画廊)表示,当时选择在横滨举办国际当代艺术展览(Nippon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 Fair)是因为东京当时生活物价指数太高,以及横滨对当代艺术的接受度比较高。白石正美回忆道,NICAF于1992年创办时,参展画廊及艺术家都是当前艺术圈最炙手可热的明星,比如白立方、Lisson、佩斯等国际大腕画廊,艺术家名单中也能见到卡普尔(Anish Kapoor)、赫斯特(Damien Hirst)等。后来日本经济景气下滑,NICAF在2005年迁至东京,名字也改名为“东京艺博会”。

\
 
      博览会的艺术品呈现“综合性展览方式”也就是从东京开始,这与东京艺搏会背后的金主大多数是古董商不无关系,原本面向国际,专门销售当代艺术的博览会一举变成只展出日本艺术品的国内艺博会。金岛隆弘接掌东京艺博会总监一职才两年,不过他很清楚东京艺博会的定位,当亚洲各大艺博会呼喊着“国际化”时,金岛告诉我们,“东京艺博会是一个展示日本美学的艺博会”。他解释道,“我们日本自己的市场发展已经超过一百年了,我们做了很多近代艺术以及古董艺术,但是我们的市场很复杂,一时很难说的明白。我们也要考虑现在日本市场的状况以及国际市场,并且保持平衡。如果我们一直坚持要做国际型艺博会,那一定会失败的,因为没有市场啊。我们得清楚理解日本艺术的文本,注重本土文化,如果一直坚持要做亚洲的巴塞尔,没有人会来东京的”。

\
 
      金岛也提出,“东京艺博会成为亚洲TEFAF”的愿景:“我觉得这是一个让年轻人见到古董美术的很好的机会,因为这次展出的古董很多都是美术馆级别,也许会让年轻一代去思考何谓日本艺术文本,因为日本真的很不同。而且,古董展商拥有很多藏家,这也是给资深藏家一个机会去看当代艺术,跟著学习,最后去消费”。这样的展示方法其实在全球艺术博览会中也成了一股趋势,英国“弗立兹”(Frieze)在今年九月将首次举办“现代艺术”艺博会,与弗立兹“当代艺术”艺博会同时举办。因此在东京艺搏会,人们可以同时观赏到将近一千年前的古董,近一百年内的浮世绘,以及正在发生的当代艺术。
 
当代艺术在日本社会尚未被全面接受
 
      笔者在日本也感受到,当代艺术在日本仍处于未被全面接受的处境。虽然日本有高桥龙太郎这样高素质的当代艺术收藏家,但是这样的人物在日本大约不超过三位。很难想像拥有一亿六千万人口,及优秀的艺术家的日本,当代艺术藏家的比例会是这样低。白石正美表示,“当代艺术是完全的西方概念,早年在日本很难被人们接受”,再加上日本西化的过程所遇到的困难,都是当代艺术在日本难以吸引藏家的因素。

\
 
      19世纪末,随着留洋知识分子吸收并引介西方文化与典章制度进入日本,以及众多现代化事务的引进,对原本传统而保守的日本社会造成很大的影响。物质需求与生活习惯不仅出现西化的转变,在教育系统与社会组织的广泛推行下,思想与观念也逐渐有了现代化倾向。日本在1955年开始摆脱战后的阴影,走上高度成长的列车,后来1964年的东京奥运,让日本的景观更是彻底变了。战后日本人一致的目标便是赶快富起来跟美国人一样过上好日子,1968年,日本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世界第三的水准,经济高度成长的效应也逐渐明显起来,大学学运不时在社会上发生。
 
      永远改变了日本社会的泡沫经济,是1985年于纽约签订的“广场协议”,一美元从原本兑换240日圆,变成兑换120日圆,日本人的购买力在一夜之间翻了一倍,人们开始热议房地产、股票,包括艺术品,它们全成了炙手可热的标的物。日本人对艺术品的疯狂也就此体现,1987年,安田保险公司的后藤泰男在伦敦佳士得以60亿日圆购入梵高的《向日葵》,隔年,日本百货龙头以3850万美元在伦敦苏富比购入毕加索《技术演员与年轻丑角》,类似的艺术品天价案例在当时的日本发生好几起,根据统计,1987年1月至8月,日本海关总计进口了价值734亿日圆的西方艺术品,这仅是登记在案的报关价值,实际上再卖出的价格肯定要再高出几倍。

\
 
      1989年的最后倒数几天,日经指数达到38975点的历史最高点,此后开始下跌,1991年,指数跌破20000点,泡沫经济只维持了5年左右。此间虽然有人因为炒股票而赚了大钱,却也有不少人借高利贷买空卖空,结果导致破产或背上重债,直接造成许多家庭悲剧,整个社会秩序和价值观大扭转,全球媒体后来把这段泡沫经济造成的长期经济不景气称作“失落的十年”。

\
 
      日本在90年代的惨败,从社会经济到民族性,不难理解日本社会高速成长后的滞缓及害怕艺术市场的旧事重演,日本人就此失去疯狂的资本;如今我们见到日本经济虽然已经达到真正的国际化,不过日本人们普遍心理却远远没有国际化,自富自足的社会造就日本人的排外及封闭,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构筑了厚厚的障壁。“当代艺术”的概念,在半推半就的状况下进入日本,尤其在与本地思想遭遇,融合的过程中,发生许多矛盾及误会,在西方国家文化强势压境下,其实不只日本,台湾在解严时期后,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如何在国际化(也就是西方化)的大背景中,维持自身文化底蕴并寻求平衡”。
 
东京艺博会的变化

......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