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生活

位置:

江诗丹顿:时间的艺术家

by 文/张美施 | 总第99期
257年历史成就时间艺术家
 
18世纪的欧洲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同时也是一个充满伟大发明的时代。18世纪50年代,启蒙运动达到顶峰,不少人开始富裕起来,商家们开始开发具有潜力的新市场。1745年,日内瓦钟表业发生了剧烈且根本的变革,同业协会将本是封闭的钟表制造业对公众开放,甚至给予新移民以入行的机会。而这正给从法国移民过来的Jean-Marc Vacheron提供了投身钟表行业的契机。

\
 
在当时的日内瓦,钟表学徒一般必须花五年时间拜师学艺,然后再经过三年实习。在此期间他们要交出自己的作品,只有作品受到同行的赞许,他才可以从事钟表制造业并开班授徒。如果没有成为一位一流的制表大师,Jean-Marc Vacheron或许会成为一位著名的哲学家。据说Jean-Marc Vacheron身边有两位著名的朋友,一位是卢梭,另一位是伏尔泰,他本人还是一位作家和数学家,而他之所以对制表产生极大兴趣是希望以此进行哲学中关于“原动力”命题的思考。
 
1755年,出于对钟表的迷恋,24岁的Jean-Marc Vacheron在日内瓦的一处阁楼里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就是江诗丹顿的前身。而由他设计的银表,珐琅制的号码盘镀上罗马数字,就是江诗丹顿的第一只钟表作品。作为江诗丹顿的发轫之作,这只银质怀表被完好地保存下来,并偶尔亮相于世界各大名表展览中。1839年,江诗丹顿研发了一套革命性的钟表生产方式。改良式杠杆擒纵机经过两年后研发成功,从此开创了制表业的工业化生产局面。作为世界最古老的钟表制造厂,257年以来,江诗丹顿坚持传承瑞士的传统制表精华,从未间断,仿佛成了“时间”的同义词。

\
 
人们可以轻易拥有时间,但不能轻易拥有江诗丹顿。因为,“最小批量,最优质量,最高卖价”一直是江诗丹顿的经营战略。如今,江诗丹顿在日内瓦的工厂年产量仅为6000只表。自1840年起,每只手表的生产图纸、记录、销售日期及机芯表壳编号等资料,都完整无缺地保留在公司的档案柜中。作为一间全面的钟表生产商,由机械至机芯开发、由技术至设计等创作,以至生产工序,均由江诗丹顿全盘掌控。他们将超群的技术,严格的测试,精湛的工艺与完美的造型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又一个高贵典雅、极富收藏价值的稀奇经典之作。在漫长的制表岁月中,经久不衰地成为名贵典雅的象征。
 
 
缔造百年辉煌的酒桶形腕表
 
从诞生的第一枚表到现在,250多年以来,江诗丹顿推出了一系列令人难忘的表款。从高复杂机械表(如万年历、陀飞轮和三问表)到奢华高贵的高珠宝表、珐琅面表,再到独特典雅的镂空表和高级运动表等,每一款均代表了瑞士高级钟表登峰造极的制表工艺。其中,最能体现江诗丹顿创新精神的标志性款式之一的,莫过于在1912年首推的酒桶形腕表。它的诞生彻底打破了当时以传统圆形设计怀表为主流的市场格局,奠定了江诗丹顿在酒桶形设计领域卓尔不群的地位。

\
 
1887年,当大多数制表商还在大规模经营传统怀表时,江诗丹顿便制造了它的首枚腕表产品,成为了业界腕表制造的先驱。这些表款主要侧重于女装腕表,而且往往与贵金属、珠宝镶嵌等相融合,可称之为时间的艺术品。然而,真正给传统怀表设计带来突破性变革的,是1912年江诗丹顿酒桶形腕表的诞生。酒桶形腕表的产生受当时新艺术运动曲线设计风格的影响,长弧形的酒桶形边缘是其主要的特征,搭配符号感十足的阿拉伯数字刻度。随后随着装饰艺术运动在法国兴起,酒桶形表壳设计也进入了新的设计模式,原本是圆弧形的边缘开始收缩,有点类似于长方形的设计,同时,阿拉伯数字刻度模式也变得规规矩矩。珠宝化的设计在这个时期也成为一个亮点,往往在表壳中镶嵌各类宝石。对于用惯了圆形怀表的人们来说,江诗丹顿的酒桶形腕表是一种完全新颖的计时器,表盘装饰与表壳修饰等细节与众不同。它的出现是对怀表时代的巨大挑战,在钟表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95年,为纪念品牌创立240周年,江诗丹顿推出了一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酒桶形腕表,直到那时设计酒桶形腕表的制造商依然屈指可数。而在拍场上,酒桶型表的身影更是少之又少。而一旦其亮相,必然受到买家追捧。2011年10月,在香港苏富比秋拍珍贵名表专场上便推出了一款铂金镶钻的酒桶形陀飞轮腕表(拍品编号3719 ,HK0356)。该镂空式陀飞轮腕表配有动力储存装置,表框嵌有方形的钻石,在彰显动力之际又不失尊贵。

\
 
 
经典珠宝镶钻腕表荣耀拍场
 
江诗丹顿与女装腕表的历史源远流长,一直可以追溯到1820年。当时江诗丹顿为女士特别设计的首枚怀表在瑞士面世。这枚怀表比男装怀表小,而且特别小巧。到了19世纪末,随着腕表的美学与功能开始备受肯定,江诗丹顿立即意识到女装腕表市场的巨大发展潜力,随即便创制了一系列30款女装腕表。这在当时是一个相当大的数量,同时也是世界最早推出的腕表系列。

\
 
钻石珠宝从来都是女人的至爱,就连设计师对其也是万般宠爱。一件又一件的艺术品在钟表与珠宝钻石镶嵌大师的鬼斧神工下横空出世。无论是皇室家族、商界政要、社会名流还是知名藏家都对嵌钻或珠宝的江诗丹顿手表趋之若鹜,因为拥有其不仅是尊贵的体现还是地位的象征。正因如此,拍场上屡屡能发现璀璨夺目的江诗丹顿镶钻或珠宝腕表。就在刚过去不久的香港苏富比秋拍名表专场上,一枚制于1990年的白金全钻链腕表(拍品编号2243,HK0389)便以218万港元的高价拍出,比最高估价180万港元高出约40万。该表表盘镶嵌72颗钻石,18K白金表毂,底盖由四颗螺丝固定,备18K白金镶长方形及正方形钻石链带和表扣。同场的另一条白金镶祖母绿及钻石手动上链链带腕表(拍品编号2125,HK0389)同样亮眼。表上镶嵌18颗宝石,“满天星”钻石表盘配上18K白金表毂,表圈镶以榄尖形绿宝石和圆钻,18K白金一体式链带配波浪图案和江诗丹顿锁扣,处处散发着奢华高贵的气息。这枚祖母绿钻石腕表最终以9.375万港元成交。 
 
在佳士得的拍场上,同样能觅得这些耀眼明星。2012年5月佳士得在香港推出的精致名表拍场上,制于1990年的江诗丹顿18K黄金密镶钻石长方形腕表Lord Kalla (拍品编号4683,拍卖编号2919)以194万港元拍出,腕表镶有约309颗长方形切割钻石,共重约55克拉。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