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生活

位置:

卡地亚:腕表的传奇

by 文/陆晓凡 | 总第101期

卡地亚,这个被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誉为“皇帝的珠宝商,珠宝商的皇帝”的品牌。可以说回顾卡地亚的历史,就是回顾现代珠宝百年变迁的历史。但是在卡地亚的发展历史上,腕表却是其举足轻重的品项之一。自1888年开始推出腕表,1909年取得专利的覆褶式表扣,1911年的Santos腕表,1919年的Tank腕表等,都凸显了卡地亚在腕表上的传奇经历。

\

腕表造就的传奇

1888年,不少各式各样的计时器款式涌现,从摆放在衣柜里的钟表到方便携带的怀表比比皆是,但卡地亚的创始人路易·卡地亚(Louis·FrancoisCartier)坚持认为腕表才是钟表的未来。因此在当年,卡地亚推出腕表,并尝试在镶嵌钻石的黄金手镯上装上机械女装表,将钟表制作工艺推向新的里程。

卡地亚(Cartier)在1847年,由路易·卡地亚接掌其师傅阿道夫·皮尔(AdolphePicard)位于巴黎蒙特吉尔街(RueMontorgueil)29号的珠宝工坊开始正式诞生。而在卡地亚的发展进程中,腕表始终是其发展的重点。而真正将这一品牌推向奢华宝座的,是1904年卡地亚(Cartier)为好友,有“航空之父”美誉飞行冒险家山度士·杜蒙(AlbertoSantos·Dumont)制造的金表。杜蒙是巴西籍的飞行家,他发现在驾驶飞机时很难利用怀表阅读时间。路易·卡地亚得悉他的困扰后,决定为他制造一款特别的腕表。最终1904年,这只以飞机螺丝钉为灵感为外形设计,命名为“Santos”的腕表正式问世。杜蒙于1907年打破了22秒飞行220公尺的原世界纪录。走下自己的“14bis”号飞机时,众人目睹他正阅读腕上的Santos腕表。卡地亚顺势在1911年推出这一标志商品并取得巨大的成功。

这个成功,也顺应了当时的历史潮流:18世纪晚期,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各国军方意识到“免手提”腕表的重要性,腕表开始普及,尤其在军中,很多的怀表都被取掉表链而换上了相匹配的腕表带,这启发了一般民众对手戴腕表的热切需求。而且在1910年,卡地亚设计出具有开创性的折叠式搭扣的佩戴方式,为其专利技术。两者配合起来,带动了当时腕表的发展潮流。

20世纪70年代卡地亚更首度巧妙融合黄金与精钢两种材质的Santos表款。2004年庆祝Santos腕表诞生一百周年推出的“Santos100”系列表款以沉稳豪迈之姿震撼表界。在2012年香港苏富比秋拍的“珍贵名表”拍卖上呈现的全球限量生产50枚的“SantosTriple100”(拍品编号12,腕表,可旋转的■冠能转出三面■盘,除卡地亚经典罗马数字■盘外,亦可选择雕刻细致的龙型图案的艺术表盘或将表盘转页调至水平角度以透露出精美的镂空机芯。

战争年代,卡地亚也在乱世中寻找灵感。1917年,Cartier推出“坦克(Tank)”系列,设计灵感缘起是路易·卡地亚于一战时期受西线的美军新雷诺坦克的启发。而这款设计延续至今成为了卡地亚最成功的腕表款式,同时也引领了一股方形腕表的潮流。坦克系列也成为众多名人喜爱的腕表,像英国的戴安娜王妃、美国的肯尼迪夫人、著名影星阿兰·迪龙等都是坦克系列的用家。在今年11月于芝加哥莱斯利·辛德曼拍卖行(LeslieHindmanAuctioneers)举行的拍卖中,艺术家安迪·沃霍尔一枚Tank搭配黑色鳄鱼表带黄金的卡地亚腕表上拍,估价在1500-2500美元之间。

皇室、珠宝与腕表

1852年,路易·弗朗索瓦·卡地亚将珠宝店迁至小场街5号(5RueNeuve-des-Petits-Champs),位于时尚的皇宫区后街及富丽堂皇的奥尔良宫殿附近。这次重要的迁址,开启了卡地亚与皇室贵族的深厚渊源。而在腕表设计上,珠宝与皇室依旧是重要的关键词:1906年,卡地亚发布了第一款珠宝腕表。1911年,卡地亚成为英国王室的皇家珠宝供应商。1938年,卡地亚制造了世界上最小的腕表,并把它送给了英国伊丽莎白公主。

而卡地亚的著名腕表系列Pasha也是来源于皇室。Pasha原指奥斯曼帝国和北非地区高级文武官员的爵位。1933年,北非摩洛哥贵族马拉喀什帕夏向卡地亚订购一块手表,要求使用时可以兼顾游泳和看时间的功能需求,由此,卡地亚制造了它的第一块防水腕表。这块表由纯金打造,外形十分抢眼。而且表盘很大且带有类似军用手表的气息,设计了防止损坏玻璃的格栅和造型独特的表冠链。1980年后,女性也逐渐开始喜爱Pasha,卡地亚便推出了带有钻石网格的新型款式。

在卡地亚与皇室的交往中,“不要江山只要美人”的温莎公爵伉俪可谓是卡地亚的最佳代言人。在温莎公爵伉俪结婚初期,被丈夫宠爱的温莎公爵夫人曾收到了一个装有57件卡地亚首饰的珠宝盒,可见温莎公爵对卡地亚的喜爱。而卡地亚也为这对惊世伉俪量身打造了不少经典制作,其中“Baignoire”椭圆系列就是腕表中的代表。Baignoire,在法语中浴槽的意思,象征其为女性专有的。缘起是温莎公爵夫人特别偏爱椭圆形,卡地亚便为其专门设计了一款新式的椭圆形腕表。

但温莎夫人与卡地亚最深的渊源还是来源于卡地亚动物系列的。20世纪30年代末,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激烈而残酷的战争震撼了整个社会,给人们带来流离失所和丧失至亲的悲痛。人们无力改变生灵涂炭的现实,只能寻求精神世界的慰藉。一股自然主义思潮应运而生:将大自然视为逃离人类自相残杀的终极避难所,动物和植物的世界超然一切,显映于艺术领域的方方面面。时任卡地亚高级珠宝部门总监的珍妮·杜桑(JeanneToussaint),说服了温莎公爵夫人成为第一位佩戴动物造型珠宝的名流。

而善于将动物造型融入珠宝设计中的珍妮·杜桑,同样也把这股潮流带进了卡地亚的腕表设计中,让卡地亚的腕表充满了野性气息。而这种气质延续至今,使得在卡地亚如今的传世腕表中,频繁使用动物图案,从灵巧的虎豹到翱翔的雄鹰,甚至将动物的形态化作腕表形式的一部分,这是在众多钟表品牌中别树一格的。如在今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上呈现的独特版女装白金镶钻石鹰状石英手镯腕表(拍品编号1,HK2062)。此表为首次现身市场,俯冲的雄鹰造型栩栩如生,镶嵌逾42卡拉美钻,璀璨夺目,为高级腕表工艺锦上添花,更体现了卡地亚的华丽风格。

2010年10月香港苏富比名表专场上一枚18K白金镶钻石及祖母绿宝石的手镯形腕表(拍品编号1284,HK0329),以密布钻石的表圈表现美洲豹修长而精瘦的身体,以夺目的绿宝石突出美洲豹柔和又警觉的眼神,简洁的表盘配上的独有的卡地亚白金手镯。整表流露着一股个性十足的时尚感,展现美洲豹狂野又驯顺的双面风貌,完美地以另一种角度刻画女性外柔内刚的内心。

卡地亚也一直为女性创作出很多不同的独特表款,早在1912年卡地亚推出专为女性打造的Tortue系列腕表,优美的圆弧曲线和高雅的表盘设计华美绝伦。而在二战结束后的岁月中,女性向往着更广阔的自由,立志寻求表现女性气质的全新形式。在此时,卡地亚推出Tonneau系列腕表。Tonneau,法语中的酒桶形,即英文中的barrel(酒桶),最开始为女性设计,很快也受到男性的欢迎。

内外兼备的经典美学

除了外形出众外,卡地亚腕表的“内涵”也是相当丰富的。卡地亚的腕表一般分为三种表芯:石英表芯、手动上链的机械机芯以及自动上链的机械机芯。

石英机芯的动能来自一颗寿命通常可达数年的纽扣电池。时间的运行由石英振子所掌控,该部件使来自电池的能量产生震动。石英是火成岩中常见的极硬二氧化硅无色水晶,而石英机芯则于上世纪60年代后期首度问世,这种技术借助了石英独特的震动特性。沿袭至今,工匠最常应用的是合成云母基石英。石英机芯极为准确,其震动频率高达32768赫兹,因此准确度可达每年+1分钟,每天小于1秒钟。

手动机械机芯是由平衡摆轮、游丝、擒纵叉和齿轮组成。其动力来自手动上链的发条弹簧。弹簧的特性是会自然展开,因此释放驱动不同齿轮及机芯的动力。平衡摆轮及游丝是真正控制时间律动及准确度的部件。手动上链的机械腕表是由超过100件精密零件组装而成,工匠以匠心独运的工艺,将其组装成如同硬币大小的装置,并精确置于表壳内,此等手工本身就是一项艺术。

自动上链机械机芯动力来源于自动上链的发条弹簧,一个内含摆铊的特殊机械系统会驱动发条,摆铊便取代了手动上链,得益于手腕的自然动作。因此手表能无需电池,而利用你每一次挥手、摆动甚至拥抱都可为腕表自动上链。大部分卡地亚自动腕表的机芯内含有160件精良部件,其设计旨在永久使用。

卡地亚的腕表除了一部分由设在巴黎的总厂所制造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与“爱彼”、“积家”、“百达翡丽”、“江诗丹顿”、“欧洲钟表公司”等著名公司签约特制。其功能造型工艺等可谓博采各家之长,荟萃精华。

腕表设计需要经典美学,还要加上当代的精神演绎,作品才能更具时代感。在流畅的线条、明澄的色彩中,卡地亚的腕表演绎着美的真谛——美在于简单而不在于繁复、在于和谐而不在于冲突。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