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鉴

位置:

丰子恺胜利之夜

总第106期
\

  文、图:许礼平

  民国书画家,齐白石之外,知名度最高的当推丰子恺,中小学生都读过他的文章,他的漫画集,更是广为流通,普受欢迎。老一辈藏家,言必称文沈仇唐、四王吴恽,不屑收丰子恺书画,我辈不懂甚么大道理,只是喜欢读丰先生的书,爱看他的画,尊敬他的为人,很自然就想收藏他的作品。

  20世纪80年代中旬,偶在集古斋画展中,见有丰子恺《胜利之夜》一小轴,系丰画中极精之品,而价也极昂,系一般丰画的几倍价钱,谁叫自己这么喜欢,咬咬牙,买了下来,悬之寒斋壁间,细细观赏。

  《胜利之夜》尺幅不大,画中一家四口,父亲兴奋地高举起幼儿,母女旁立欣喜,旁有猫咪也陪侍在侧,更衬托阖府欢欣气氛。画上所题:“胜利之夜,日本投降后三日于重庆,子恺画。”这正是杜诗《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的境界。事实上,丰子恺当时也正在“剑外”(四川),他执笔挥毫时,也当沉吟这几句杜诗。

  1989年,丰子恺领导的上海中国画院成立三十周年,画院与香港中华书局合办画展,出版了一本《上海中国画院作品集》,中华书局寄来乙册,得以提早欣赏,该集收录画院筹建以来所有画师佳作各一件,案年齿排次,由朱屺瞻至江圣华,共107件。

  去年7月,香港艺术馆举办丰子恺书画展,蒙主办者司徒元杰青睐这《胜利之夜》,因之也被请到该馆四楼展览,供诸同道欣赏。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