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位置:

博物馆不是艺术品仓库

总第108期
\

  采编:蒙丽诗
  图:上海博物馆
  在早期传统概念里,博物馆是为了馆藏而生,最主要的任务是维护和传承历史文化遗产。但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博物馆面对的环境也不再单一,观众对博物馆有更多的诉求,提供除了保护文化以外的更多功能。那么今天的博物馆应该是一个放置艺术品的空间,还是一个具有更大的思考体系的主体?本刊特别邀请上海博物馆陈燮君馆长和我们分享中国博物馆的过去与未来。
  博物馆不是艺术品仓库
  《收藏·拍卖》:上海博物馆在2012年刚刚度过自己60周年的生日,这60年里上海博物馆的机构设置和馆藏陈列体系有什么变化?
  陈燮君:上海博物馆在1952年底正式开馆,2012年刚好60周年。其中几易其址,从建馆初期在南京西路旧跑马场总会,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正式搬进现在总面积达39200平方米,寓意“天圆地方”的人民广场新址。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变化,在建馆初期,上博的机构设置仿照苏联博物馆模式,采用三部一室制,设立保管部、陈列部、群工部、办公室,而基本陈列是按历史时代分设史前时期、商代、西周到近代工艺品等十大陈列室,集中反映中国历代艺术发展的概貌。现在,上博主要分为青铜、陶瓷、书画、工艺等学科部门,藏品大类21类,设置学科研究部门、业务部门、党务行政管理部门共21多个,包括考古部、典藏部、实验室、修复室、教育部、信息中心、文化交流办公室等办公部门和相关的业务部门。整个机构设置和上世纪50年代建馆初期相比有了非常大的变化。
  《收藏·拍卖》:有人认为博物馆的陈列馆藏常年不换,大部分藏品都不见天日,博物馆是一个艺术品仓库,您怎么看?
  陈燮君:博物馆并不是艺术品仓库,博物馆运作有自己的规律,任何一个国际上大型博物馆都不可能把所有藏品通过陈列展示出来。以上海博物馆为例,现在设有古代雕塑、古代青铜、古代陶瓷、暂得楼陶瓷、历代绘画、历代书法、历代玺印、少数民族工艺、明清家具、历代玉器和历代钱币共11个专馆,另外有三个展览厅。藏品方面,除了87万件参考品,上博有超过14万件国家一、二、三级藏品。陈列展品的数量大约占总馆藏的1/10,这是符合博物馆展示规律的。以书画为例,珍贵书画对光和温湿度等环境问题非常敏感,因此对书画展品的保护制约了陈列的时间,因此一定是轮换展出,一般以半年或一年为期限。上博是古代艺术博物馆,馆藏以青铜器、陶瓷器、书法、绘画和工艺为主,像现在这样将1/10的藏品拿出来展示并不断更换,是很正常的。
  研究能力、策展能力和与国外博物馆合作能力体现了博物馆的重要的竞争力
  《收藏·拍卖》:过往对博物馆的关注在于馆藏的数量和质量,但近年似乎更注重博物馆的综合实力?
  陈燮君:对。研究能力、策展能力和与国外博物馆合作能力对于博物馆是非常重要的。上海博物馆除了有丰富的馆藏外,专题展览也深受专业人士和普通观众的欢迎。专题展览的筹备时间大部分都超过2-3年,有一些甚至需要6-10年的时间。很多观众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展览要筹备这么久,其实大量时间用于研究和展览的前期准备工作。一个展览的研究工作除了上博的研究部门的参与之外,还有文物借展机构的专家共同参与。
  60周年的特展之一“幽蓝神采:元代青花瓷大展”便是一个例子。这个展览事前筹划了10年之久,除了上海博物馆藏的十多件元青花瓷器,还包括了来自土耳其、伊朗、英国、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国以及国内文博、考古机构的收藏,参展机构达30余家,总数90余件。许多国外展品是首次来到中国,而国内部分展品也是首次公开露面。
  元青花在近五六十年来是比较热门的话题,从渊源来说时间更长一些。在五六十年前美国的学者就对元青花进行比较研究,特别是找到了被称为标准器的“至正十一年”铭青花云龙纹象耳瓶,奠定了研究的基础,所以这些年来元青花在国内外都是研究的热点。从瓷器的收藏来说元青花并不是大众,有些主要的博物馆可能一件元青花藏品都没有,但是上博就有十几件元青花藏品,其中五六件特别好。上海博物馆经过十年的筹备最终呈现了本次展览。我们邀请国内外的元青花藏品共济一堂,进行了一些梳理。为什么会形成元青花热?元青花藏品到底有哪些代表作?“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元青花在世界范围内存世作品也就300-400件,上海博物馆有责任用一流的展览去回答这些问题。当然展览筹备过程并不容易,为了保证展览质量,在研究上投入大量精力外,部分展品要从国外运来,路途遥远,借展方有很多的考量。向国内文博机构借展也要千方百计,调动了各种渠道和积极性才得以如愿,上海博物馆得到了各借展博物馆和机构的大力支持,当然这也得益于“元青花”主题的策划非常具有感召力。大家信任上博的研究实力。上海博物馆的每个展览都不是临时起意的,像这次展览虽然许多国内外的展品都是首次公开露面,但是上博对元青花有长期的研究。元青花是有绪流传的,有迹可循,显山露水,因此当我们策划这个展览的时候,其实早就已经知道要去哪里找展品,由此可知研究能力、策展能力和与各博物馆的合作能力对博物馆来说十分重要。
  让古代文物与当下连接是今天博物馆的职责
  《收藏·拍卖》:可以看出筹备“美国藏中国五代宋元书画珍品展”有一条非常清晰的脉络在,上海博物馆是否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定位和展览规划?
  陈燮君:上海博物馆是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我们的展览有一个3+1模式。所谓3+1的3,一个就是对人类古文明的展示,这一点经过近十年来基本上把框架建立起来;另外一个指的是中国边远省份和文物大省的珍品展,这十多年来上博举办过西藏展、新疆展、内蒙展等,都产生了很好的社会反响;第三个就是精品展、极品展,像三次国宝展、元青花大展都属于这一类。3+1中的1指的是利用上海博物馆的馆藏优势策划的展览,比如说甲骨文、顾绣、竹刻等展览,这些馆藏精品展近几年举办得非常成功,有的展览也得到了兄弟省市博物馆的加盟和支持。上海博物馆已经按照这个模式成功地走了十几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展览业绩。
  有人认为博物馆只守着一些不变的馆藏陈列,观众在进入一两次后就失去了再次进入的吸引力。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首先,经典的东西永远是稀缺的。别说是专家,就是作为爱好者,也是常看常新的。同时馆藏作品并不是长期摆放,而是轮换更替的。更重要的是上海博物馆每年都有非常好的主题展览。在展览中,上博努力把陈展置身于历史的本源,把它放在历史情境当中去加以展示。通过一些展示手段,比如灯光处理、展架处理、展柜处理,还有包括文化符号的提炼,都力求给人一种文化现场的感觉。因此,用现代的研究方式和新的展示形式展现古老的文物,可以让古代的藏品焕发新的影响力,与当下连接,不断吸引观众再度进入博物馆。
  《收藏·拍卖》:还有什么是今天博物馆未来需要努力的方向?
  陈燮君: 传统博物馆的三大功能,一个是收藏、征集、保管的功能;第二是研究的功能;还有就是社会教育的功能。未来在这三大传统功能的现代化方面上海博物馆还要继续努力。什么叫“传统功能的现代化”,指的是:第一,是借助于高新技术的收藏征集保管功能,通过科技手段更好地保护好古代文物,将它们传承下去;第二,是形成自己学科发展优势的研究功能,发挥自己的强项,做更深入的研究,取得更多更好的研究成果;第三,是面向现代社会的社会教育功能,将博物馆的教育项目变得更丰富,使博物馆的展览更受观众欢迎。围绕着这三大传统功能的现代化,上海博物馆近几年正在积极探索。另外一个就是观念的现代化,什么叫“观念的现代化”?比如多少年来上海博物馆都是以物为重,博物博物,一个是“博”,一个是“物”,以往的观念是要求博物馆应有丰富的藏品,今后当然也不可能不以物为重,但是除了以物为重外还要加上以人为本。传统博物馆,像上海博物馆这样的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还是要强调实物性,但是现在还要有现代化手段的加盟。博物馆要重视外事工作,但这些年我们觉得还是要提升,需要升华到文化交流这么一个新的理念。以往我们说靠人事管理,这些年也在积极探索人力资源管理问题。原来博物馆强调人防、技防、物防,安全保卫非常重要,现在我们提出了新的平安建设的理念,这个内涵要丰富得多。上博多年来获得捐赠者捐赠的大量藏品,一般公众可能认为只要保管好和展示好这些藏品就可以了,但上海博物馆提出要善待收藏家,如果收藏家或者捐赠者家属有什么困难,我们会竭力提供关怀与帮助。
  除此之外,我们还会继续进行文化创意产品、博物馆礼品的开发、博物馆信息化工程。还有公共教育,包括举办高端的讲座,上海博物馆除了出版展览图录外,还会推出许多教育性读物,博物馆的未来在很多新理念的引领下依然有大的作为空间。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