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鉴

位置:

“丹青圣手”罗星桥

总第108期
\

  文、图:刘汉忠
  清代岭南艺坛,广州、桂林为两省艺术家集聚的要区。嘉庆、道光年间的桂林画家罗辰,是游走于岭东西的一位书画大家。
  罗辰的父亲罗存理也位是名重一时的画家,字神谷,号梓园,平素衣冠古朴,喜谈吐纳之术。山水法巨然,纵横驰骤,喜作穷岩绝壑,灌木丛莽,齐名于当世名家陈老莲、黄瘿瓢、罗两峰诸人。梓园一生好游,自署“五岳游人”,挟绘事游京洛间,又历湖北、江浙各地。晚年寓湖南,湘人争相延请设馆授徒。罗辰女公子杏初(1803~1880年之后),号琼仙女史。称“工诗画,有家法,蜂、蝶、蝉、雀尤精。所作多署其父名,为时珍重。”罗辰妻查瑶溪亦擅诗画。一门三代,均有画名于时,《粤西画识》立传。
  罗辰(1770—1844),字星桥,别号罗浮山人。幼年随父萍踪浪迹,好读书且尤喜驰马试剑。文试未中,改试武生,作《从军赋》,嘉庆二年(1797)赴湖北投戎行,未叙功而返。之后,星桥为人幕客,时时优游山水,吟诗作画。曾营建有芙蓉池馆,筑涵碧小楼。大约嘉庆二十五年之后,直到道光十三年前后,罗辰大多时间寓居广州,周游官客之间,或不时出旅山水胜地,曾游罗浮山,归绘《朱明洞天图》,作有《珠江柳枝词》、《东湖》等纪咏之作。
  芙蓉池馆是罗辰苦心孤诣的园林精品,久已残毁,踪迹全无。所幸《芙蓉池馆诗草》卷端存“芙蓉池馆图”一帧可见真切(图1)。此处为榕湖南岸旧地,与大榕树遥遥相对。嘉庆、道光年间,周围一带水面十亩许。芙蓉池馆,“前揖群岫,后枕清溪”。园内一池澄湖,荷花满目。当夏秋之际,漂红浮翠,香远溢清。深秋冷风乍起,秋雨骤来,又得“留得残荷叶雨声”之境。湖中一袭小径,将水面分为两半,馆之东南角,是一间带花架的凉亭。西南角小屋两楹。循径过一单石板桥,拾级而上,左有小楼掩映绿树丛中,右为垂柳低拂碧水。园西北角有字型回廊,馆内的建筑名涵碧楼,为重檐歇山顶式二层楼房,北接坡埠,南临碧水,楼上宽敞高轩,四面通透,登临凭眺,佳景愉目无过于此。罗辰《涵碧楼赋》说:“作小楼一间,绕以台榭,用供凭眺。每当风日清美,轩牖洞开,山翠湖光,扑襟染袖,令人应接不暇,遂颜其楼曰涵碧。”许懿林《松石书屋集》有《芙蓉池馆访罗星桥先生》诗说:“跨蝶归来已白头,芙蓉门巷锁深幽。沿堤但遣花迎客,一路扶人上小楼。”
  旅寓广州时期,罗辰入两广总督阮元幕府。阮元道光六年(1826)作《芙蓉池馆诗叙》记载主宾道光三年结缘的经过:
  道光癸未,观兵西粤,访芙蓉池馆。颇治亭榭林花,凿山股泉,仿佛城南韦杜。问主人,则泛掉苍梧。遣信,期会于西江之舟中。相视而笑,欣然恨相见之晚。遂维舟,同返仙城。
  主宾之间关系融洽。闲暇无事之时,主人阮元、客卿罗辰以及“二三宾佐,弹棋读画,说鬼谈谐,备极诙谐”之致。阮元曾亲自为星桥删定诗作,辑刻为《芙蓉池馆诗草》。之后,李鸿宾(1767-1846)接任两广总督,罗辰继续在李幕,直到返归故乡。
  星桥诗书画兼擅,山水工于布置,花卉墨竹,并臻逸致。见于题咏的有临桂商书浚《仲穆以星桥山人墨竹索题,因成一律》诗云:“缥渺茶烟隔院轻,湘帘不卷簟纹平。斜阳四壁影先到,秋雨一灯寒有声。风骨如何同我瘦,轩窗都爱此君清。凉风吹透阑干曲,翠袖娉婷倚不成。”(《存恕堂遗稿》)。许懿林《题星桥墨梅册子为一琴作》有“星桥前身梅花侣,手折梅花入毫楮。君自画梅梅点头,我到问梅梅欲语”之句。他自己的《芙蓉池馆诗草》涉及书画的十之三四。略略录题就有:《吴门一亭索画,以壶山桃花图赠之》、《题御琴独坐图》、《为王千波作华麓躬耕图并题》、《题潇湘旧雨图并序》、《题侯麓姊丈桐阴读易图》、《题李佩之水部观源图并画》、《莲龛方伯命画香橙小册并题》、《写梅寄西川戴思训孝廉并系以诗》、《题唐荔园卷子》、《画牡丹为阮芸台宫保寿》、《题阮芸台宫保差别图》、《题朱小香少府修篁把卷图》、《题画》、《题陈丹崖桂舫图》、《题李园卷子》、《题胡嵩峤孝廉山外山山馆图》、《为友人画梅》,等等。赠诗、赠画、题识,不一而足,可见星桥生涯无时不在画中游。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