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鉴

位置:

画坛能手——致敬朱梅邨

总第115期
  \     
        吴湖帆对朱梅邨的评价是这样的——“姊子朱梅邨,习画廿余年。人物、山水无所不工,深得六如、十洲遗意;而仕女尤臻神妙。识者当能公鉴,此非余之阿私也。”
        梅景书屋之众,皆以擅画驰名;上述寥寥数语间不难看出,吴湖帆眼中的朱梅邨更是能手中的最强者——不偏科、功力深,其仕女画意,更是绝伦。在吴氏门下,山水、花卉无人不精,个中道理无须赘述;而朱梅邨的人物、仕女堪称一绝,正因为此,无论从画科品种,还是画品本身的精、深、微、幽,都为“梅景”大系成为海上画派的中坚领袖,做出了贡献。
        关于朱梅邨先生的绘画造诣,郑逸梅先生在1981年曾有记叙,恭录如下:
        “朱梅邨先生,江苏吴县人。1911年2月25日生,现年七十一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协上海分会会员,上海文史馆馆员,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农工民主党员。先生多才艺,尽六法之能事,所作山水,极巅崖崛峙,江涛汹涌之妙;花卉兼综黄筌富贵,徐熙野逸之长;人物则吴带当风,曹衣出水;仕女则清丽秀媚,神采宛然;盖能运会古人,别辟新径,声誉之隆,远及南朔。             
        先生髫龄即喜绘事,初从名画家樊少云先生游,得其矩度。十三岁随吴湖帆母舅,晨夕观摩,艺事日进,深得真谛。舅氏《梅景书屋》所藏缥缃玉轴历代名迹,俱得以悉心临摹,汲取神髓。尤从其舅氏之水墨溶化,烟云渲染,及若有若无,控虚控实的技法,领会无遗,三折其肱。佳作甚风驰画坛。            
    建国后,在党的关怀下,能投身工厂、农村体验生活,并遍游全国名山大川,以广视野。虽年逾古稀,犹攀登峻险,壮志未衰,画意更坚,笔法益见新颖洒脱,气象万千,变化无穷。自非胸有丘壑,手有传统,昌克致此高诣,即今作品盛传国内外,在画苑能树一帜,无间然矣。”            
        综观朱翁一生绘画历程,师从吴氏后,以仕女人物入手、兼习山水不辍,兼工带写、传统诸科无所不能;初以梅景书屋诸宝为本,谨从师训,不界南北,人物、山水皆于唐寅处着力甚深,遍习明清诸家之擅场,尤重十洲、老莲、“三任”之人物,并专心于“四王”山水技法之妙;乙亥年,故宫珍品远赴伦敦出展,幸得吴氏之荐而为保管员,复以此契机,乃得窥内藏前贤诸名迹之机要,乃草成胸襟大略。这历程中,不难看出,其从学的科目先后、主次;以绘画史、论的角度而言都较乃师更俱条理、目的性更强;但,这何尝不是吴氏的又一杰作呢?从科目的历史发展先后着眼,使弟子直观地实践、把握中国画正统的内涵及其丰富性;通过厚积的过程,最终找到自己的薄发点,直抒胸襟;这无疑才是梅景书屋掌门的用心所在。
        从宏观上讲,到此为止,这又是师徒俩,理论与实践的一次完美合作。吴氏立足自身实践而构筑起来的理论,通过朱翁踏实的常年苦练,而造就了朱梅邨,这位在近现代罕见的,以深厚、广博的传统功力著称的画坛实力派人物。
        朱翁则以雍容华贵的古装仕女和痛快淋漓的大写意山水驰名画坛。对于古装仕女雍容华贵气质的追求,其间无疑更多地包含了吴氏的理想与朱翁的孜孜磨练;难怪,在徒弟的美人图上常能看到恩师的布景、题诗;师父的山水巨作上,不时又点缀有爱徒的人物以作帮衬。甥舅时常合作而成就画坛一段佳话。
        本来在山水科目上,朱翁除去继承乃师衣钵外很难再有所建树;乃师的不幸遭遇使得最后完成大写意显得责无旁贷,因为这关系到“吴派”作为中国画正统一系的完整性。其时,写生的风气颇盛,时值中年的朱翁也投入到这种他并不太熟悉的创作方式——真正地开始师法自然了。可能是被大自然的生命力所感染的缘故,闭塞压抑的心得到了极大地放纵。还是那些中国画所独有的工具、“吴派”独具一格的“烟云供养”,对于正统技法的积年苦练加上来自祖国大好河山的生命力冲击,画家将积淀已久的所有喜怒都倾泻了出来。最终朱梅邨先生成就了科目完整及工、写兼备,色、墨俱佳的风格体系。这一历程经历了吴湖帆先生的开宗明义和朱梅邨先生遵从师训、孜孜坚持,明证了两代画人对于中国画正统的执著信仰和实践。
        如此,我们可以这样说,自幼从师的朱梅邨,在吴门众弟子中最忠实于乃师精神主旨,朱翁可称是继承梅景书屋画风当之无愧的代表人物。
        上海明轩2014春季拍卖会即将呈现一批朱梅邨先生传统题材绘画的精彩力作,涵盖了仕女、山水、花鸟诸科,均为朱梅邨家属友情提供。
        《贵妃晓妆图》、《谁家玉笛韵偏幽》、《玉阶生白露》、《西施浣纱》、《湘夫人》都是一致好评的朱氏仕女,无不体现出:开相端庄、用色考究、衣褶花样细腻丰富、背景花卉雅致,贵气逸品,堪称传统经典之浓缩;特别是《贵妃晓妆图》,奠定了其画坛小仇英的美名。
        《临吴湖帆四时景物图》、《仿范华原群峰雪霁》、《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意图》则充分体现了朱梅邨的传统山水功力,无愧梅景弟子第一高足的美誉,完全掌握了吴氏山水控实控虚绝技、着色高贵。
        《荷花》、《鸳鸯》、《猫蝶图》都是难得一见的花鸟力作,无论着色、布局,还是翎毛动态,即使陆抑非先生工笔力作,恐也难分伯仲。
        能手之最,向朱梅邨致敬!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