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位置:

“官方自媒体阵列” 把传统媒体人格化

\
孙乐涛


        如果采编人员以个体或小组形成一个个的自媒体单元,以报社机构为联系纽带密切协作,机构资源尽量倾斜到这些自媒体上来,并建立合理的经济与社会效益考核机制,这样,作为一个整体的媒体机构实现充分的扁平化,其为社会所提供的信息服务既具有传统媒体的专业性与权威性,又有互联网时代的灵活性、社交性,会不会同时挽救了自媒体和传统媒体?
 
“脱媒化”:传统媒体危机的根源
 
        “自媒体”伴随着社交媒体与移动互联网尤其是“微信”的兴起而兴起,被视为传播领域具有颠覆性的新生事物。“自媒体”的风行,根本原因在于它天然地符合社交媒体时代人们的阅读习惯、阅读方式:无社交不阅读。
 
        从博客时代开始,在大众传播领域,人格与内容开始密切结合。博客这种“自媒体”比机构性媒体具有更鲜明的个性与风格,这是博客吸引读者的重要原因。而到微博与微信时代,媒体社交化充分实现,人们对自媒体的阅读,实际上就是对一个人的阅读。而自媒体作者与读者之间直接沟通、密切互动、角色混合,实际上已使信息传播实现了“脱媒化”,即去中介化。这种“脱媒化”正是传统媒体危机的重要根源,也是房屋中介、留学中介、金融中介等靠媒介赚钱的商业模式面临危机的根源。
 
传统媒体,人格化不够难做自媒体
 
        自媒体基于其天然的社交属性,可以同读者、“用户”密切交流、沟通,得到迅捷的反馈,从而实现精准的信息服务,实现垂直化、“产品化”,由自媒体发展为“自商业”。而传统媒体机构,即使开设微博、微信,也很难称之为“自媒体”,因为它的人格化不够,无法建立起社交关系,信息服务也不够精准。因而,在阅读需要伴随社交关系的时代,其影响力减退。
 
        在传统媒体碰到问题的时候,短小精悍、反应敏捷、服务精准的自媒体,可望在影响力与商业化上走出一条新路。然而,自媒体作为网络时代兴起的一种新生事物,有上述的天然优势,也有其天然缺点。缺乏机构与平台支持使绝大多数的自媒体难以形成完善的品牌,好的内容无法获得足够的传播,其价值延伸无法充分实现,被淹没,被浪费。而且,商业模式不稳定、业余化操作也使得高质量的内容生产缺乏可持续性,偏轻快、碎片化,自媒体生态走向恶化。
 
自媒体联盟,松散结构难以抱团
 
        近来,“自媒体联盟”开始大量出现,意图借鉴“行会”、“经纪公司”等组织形式,为加盟的自媒体人提供平台,进行包装,系统推广,抱团取暖。有的甚至宣称要建立自媒体人的“卡特尔”,并已获得机构、VC的投资。其中知名的有wemedia、熊猫自媒体联盟等等,还有一些垂直领域的比如聚焦母婴、汽车、地产等等的自媒体联盟。
 
        自媒体联盟在理论上有其成立的理由,但作为一个实体性的机构,自媒体联盟在管理上有很大的问题,从而其商业模式也就打上了问号。首先,机构化的管理,统一步调,一致行动,这与自媒体的自由精神有相悖之处。当然,自由不是绝对的,自媒体人为合作、共赢适度牺牲一些自由,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自媒体联盟与它所管理的数百位自媒体人之间,以及这些自媒体人之间,是很松散的弱关系,这些自媒体人甚至各有正职,搞自媒体多是业余行为,他们之间的协作纽带并不强,信任度也并不高。自媒体人不大可能使自己完全隶属于一个联盟机构,在财务、业务上被统一管理分配,如娱乐界的明星那样。
 
        而且,自媒体开放度很高,自媒体的内容是精神产品,风格各异,不是生产线上的标准件,其商业化程度也很难量化。这种种问题就使得自媒体联盟作为一个实体性的商业机构,在管理、财务等方面存在众多难以控制的漏洞。比如某知名自媒体联盟负责人就曾大骂公关公司不地道,私下联系他们的媒体人,而这种“私下”实在难以控制。“自媒体联盟”究竟能否成立,还是个问号。
 
官方自媒体,成员协作机制尚待完善
 
        《时代周报》近期上线的“官方自媒体阵列”(http://weixin.time-weekly.com/),则为自媒体开创了一种新的、具有可行性的“联盟”形式,也可能为传统媒体的转型探索出一条可行之路。
 
         “官方自媒体阵列”把同一报社众多具有相当知名度的采编、制作、运营人员的自媒体账号聚合在一起(如知名资深IT女记者@李瀛寰,资深媒体人@范少,资深地产编辑“老陶说楼市”、文化学者@谢勇等等),以官方平台为自媒体提供流量与服务支持,提高自媒体的传播效率。同时,平台可以对其中的优质内容进行整合,二次开发,帮助个体实现最大限度的增值,扶持其持续稳定地产生更多的优质内容。而背靠作为严肃新闻媒体的官方平台,这本身就是对自媒体专业性、权威性的背书。
 
        “自媒体阵列”的成员,本属同一机构的全职职员,在互相协作与资源合理配置上要大大强于一般的自媒体联盟,具有相对于后者的天然优势。而从全局来看,采编人员的自媒体聚合,可以解决传统媒体严肃有余而灵活不足、擅长产生团队化的深度内容而缺乏社交性的问题。而这方面权重的逐步增加,则可能促成传统媒体的有效转型。
 
         可以设想,如果采编人员以个体或小组形成一个个的自媒体单元,以报社机构为联系纽带密切协作,机构资源尽量倾斜到这些自媒体上来,并建立合理的经济与社会效益考核机制,这样,作为一个整体的媒体机构实现充分的扁平化,其为社会所提供的信息服务既具有传统媒体的专业性与权威性,又有互联网时代的灵活性、社交性,传统媒体的也就成功转型了。
 
        《时代周报》“官方自媒体阵列”当然还未走到这一步,其具体实现机制尚在探索之中。期待这种探索能为当代中国的媒体转型提供有益的启示。
 

\
    扫一扫关注时代周报微信

    时代周报官方微博:@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官方微信:timeweekly
   本报官网:www.time-weekly.com
   本报官方自媒体阵列:weixin.time-weekly.com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