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位置:

顾氏过云楼百年传奇(下)

总第119期
\
文/王振   图/苏州博物馆
顾麟士(1865-1930),字鹤逸、号西津、西津散人、西津渔父、鹤庐主人,室名鹤庐、海野堂、甄印阁。顾麟士为顾文彬之孙、顾承之子,著名书画家和藏书家,著有《过云楼续书画记》等。作为新一代的过云楼主人,其家收藏古今书画精品真迹甲于吴中,顾麟士继承祖业,家学精湛,山水画尤以临古为擅长,宗法清初四王(王时敏烟客、王鉴圆照、王翚石谷、王原祁麓台),故气韵深厚,笔致沈雄。顾麟士生于清末民国军阀混战之际,社会动荡,他幼年应试,见一老童生久跪不起,请考官将自己不慎弄污的试卷另换一张,遭考官厉叱,他从此便不再参加科举考试。顾麟士在怡园以金石书画自娱,多次组织画家如吴昌硕、金心兰、吴清卿、顾若波、王胜之、陆廉夫、费屺怀、颜莼生等在怡园雅集,并创办国学社、怡园画集,一时文采风流,影响后世甚大。顾麟士除大量收藏书籍字画外,还喜欢收录金石、碑版、印玺等,极大地丰富了过云楼藏品。
顾文彬和顾承父子在家族收藏活动中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同样顾氏家族对于后人的培养,在“藏不隔代”的历史规律面前有着清醒的认识,顾文彬为此对孙辈列举出详尽的教学计划,《过云楼书画记》载有:“孙辈讲论书画,不可因循。每月六期,每期十件,先论其人,次论其书法、画理,再论其价值,诸孙各立一册,将所讲十件详记于册,自书,各执行之一年,皆成内行”的记述。在孙辈诸人中以顾麟士禀赋最高,承续起过云楼收藏的家族脉络。
 
注重递藏有绪的顾麟士
顾承因操劳过度于光绪八年(1882)病故,这给晚年的顾文彬带来巨大创痛,而继承人的断层也使过云楼的收藏活动暂告停顿。七年后(1889)顾文彬逝世,遗留的书画和家产被分传给各房,顾承的一份家产自然再传到其子顾麟士的名下,顾麟士此时通过古董掮客协调,把分传于另几房的过云楼书画陆续购归、继藏,避免了拆分流散的危局。光绪中叶到民国年间,顾家的文化财富在过云楼第三代主人顾麟士的经营下达到了“鉴赏名家登门接踵如市”的繁荣景象,其家族声望也随之被提升。在顾麟士《过云楼续书画记》中记录与费念慈(屺怀)(1855-1905)的鉴藏往来最多,而费念慈对晚辈顾麟士亦推崇有加:“博雅嗜古,吴中推收藏赏鉴者,自吾友顾鹤逸外,未能或之先也”。而与前辈藏家广泛的往来之外,不少吴门收藏前贤的旧藏成为了顾麟士收罗的主要对象,据现存顾氏收藏印鉴考察,可见过云楼颇多的藏品来源于苏州大宗藏家,如吴云、潘文勤、沈树镛、刘履芬、史蓉庄等旧藏,以其藏量来看,晚清吴门数大家的旧藏应为顾麟士整批接收,纳入过云楼庋藏,如顾麟士所收《陈眉公梅花卷》,就经刘蓉峰、吴云、秀水王氏等诸家递藏。而《元贤七君子图卷》经项元汴、乔崇修、蒋生沐、张叔未、李鸿裔诸家收藏。吴云在光绪初年去世后,藏品散出,顾麟士得知后便与古董掮客商定,出高价优先挑选吴云“两罍轩”收藏精品。顾麟士以流传有绪的书画资源作为收藏对象,除了使苏州大家收藏不致流散体现其对前贤同道的追念外,亦以此有了扩充过云楼收藏的丰富渠道和藏品质量的保障。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