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位置:

刘少白,誓与古人交

by 菡阁(网络编辑/李勇) | 总第141期

\

文:菡阁 图:由受访人提供
 

永远的素衣长袍加复古圆片眼镜、狂狷客,灵魂里住着个老夫子……这些一眼标签,都属于80后青年艺术 家刘少白。一个网络发达、科技昌明的时代,时间都是高速运转,而在他的身上却是静止的,散发隔着几 个时空的气息,那些从他生命里丝丝流泻出的月光、梅影、苔痕、酒香……南方的细腻杂糅北方的豪情, 最后融入他的人,他的画,他的篆刻,依稀还是看得见的是——宋时模样,但分明,又不是宋时模样。


求学记

所有见过少白的人,都对他对传统的执着印象深刻。

没办法,在少白目前相对而言还算短暂的人生里,他的师承与求学都是颇有传奇意味的经历。

少白,山东人,出身于一个中医世家,孤儿, 从小跟奶奶长大。山东为孔孟之乡,是除了代表江南 文化的江浙以外的文化大省。传统文化在民间的根基
相当深厚,书法与绘画是不少山东人的日常,甚至不少家庭女性都把写字当娱乐。在这种文化熏陶下的奶 奶,很早就让少白接触经史子集一类的圣贤书,给少 白打下了很好的传统文化基础。


从小开始少白的兴趣爱好和同龄小孩完全不一 样,小朋友们成天在琢磨着吃啊玩啊什么的,他已经 把所有时间用于阅读连成人们都觉看来深奥的古文典 籍,然后素日快乐地沉浸在字与画的世界里。他发现 自己的天赋最先是在模仿一些小画书时,总有高度的还原感,后来才知道那就是造型能力。12岁时,初 识中国传统书画;13岁时,拜师于梁永卓老先生门下。梁老先生为白石老人弟子,是一位坚守写意精神的书画家,少白非常感激这位启蒙恩师因材施教,为他开启了艺术道路上的正脉之门,16岁时,梁老手书一 封让少白携信上京寻找白石老人后人继续深造,这是 一位有远见的师父为弟子能够争取到的最大福利。

那时候,这封信没有投寄地址,也没有联系电话, 面朝茫茫京城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少白只有一种强烈 的直觉,锁定琉璃厂和荣宝斋,总会有人知道齐家后 人的消息。那些天,这位勇敢的少年精神无比富足, 他贪婪地在琉璃厂、荣宝斋等地浏览到海量的艺术品, 还有大师们的杰作;但物质却无比匮乏,路费弹尽粮 绝,饥饿开始来袭击他,而他日日睡在阴冷的地下室, 慢慢任绝望一点一点包围上来……终于打听到有人知 道白石老人第四子齐良迟老先生的消息时,他毫不犹 豫地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来换取那个珍贵的号码。


\
《沧波垂钓》 37cm×143cm


那个号码就是老天给他的一束光,不仅免了他 的颠沛流离之苦,更让恩师齐良迟走近他,继而照亮他的生命。齐良迟家小书房有一张沙发,成了他临时 的栖身之所。他在那张沙发上一躺四年,当某一天失 去时,他才知道那四年是他一生中最好的辰光之一。

齐良迟之于少白,有一种深深的知遇之恩,以 及温暖的亲情。尽管与师兄梁永卓已经几十年未曾晤 面,却全然信任师兄的眼光。他收下少白作入室弟子 开始,就一直以中国传统文化里的正统正脉来教导他。 行师徒之礼那天,齐良迟邀请了不少书斋老友前来观 礼,不是将师徒关系昭告天下,更是将对爱徒的教导 做作了多方托付。齐良迟除了自己亲自教导少白的书 画篆刻之外,更邀请了吴悦石教授书画;崔志强、王镛、 石开教授篆刻;李燕教授周易;冯其庸教授古文;文怀沙教授诗词……所有对中国文艺界稍有认识的人, 都知道这一串显赫声名的背后,都是在各自领域里卓 有成就的大家,而这些大家竟然又组成了一个多么让 人艳羡的华丽阵容。

按少白的话说,那是私塾式教育的正确打开模式。

六艺相传,古时悉心培养一名高门的贵族嫡子 也不过如此。确实没有多少现代人能够理解他这8个 字后面隐藏的一个无法企及的学业高度,用那样的雕 琢方式本来积累的就是与学院教育完全不同的学养和 学识。

那些年少白的一天是丰盛的24小时。晨起洒扫 庭院;上午笔墨伺候,旁观恩师写字、画画以及治印; 下午去各位老师家里开展有趣的学习;晚上安顿二老 就寝后关上院门,小书房里就开始他一天中最美好的 时光,冥想、阅读和练习,无人再来打扰他丰富的多 维度的世界……关于那段日子,他自己形容是“一个快乐的小书童”,迎来了世俗难得的久违的温暖。


\
《瑶池留实》180cm×97cm


浮生记

美好偏偏总是易逝,随着恩师离世,少白必须 自立门户。他依然选择在最熟悉的琉璃厂,在喜欢的荣宝斋附近,在别人私宅的屋檐下摆起小摊,以篆 刻治印为生。“粞居于法源寺的寮房,鬻艺于琉璃厂 东西街,问道于龙门祖庭白云观、游学于西子湖畔”,现在讲起来,他会以戏谑,甚至夸张的口气讲述那段 京城打拼岁月,就连受到城管管制时的场景,他都可以以讲武侠评书的方式还原出来,但只有他眼底,仍会微微泄露那段艰难岁月的苦涩。被那样的苦涩洗礼过,他会和师公白石老人一样,对金钱有着不偏不倚 的率真和务实,会把润格费大大方方地挂在微博上, 承认金钱的重要性,但不做金钱的奴隶。

这一切还并不妨碍他18岁成为中国书协最年轻 的会员;21岁就因篆刻在百年印社——西泠印社的 篆刻艺术展上获奖;27岁成为荣宝斋签下的篆刻与 书画的“双料”艺术家。

当生活对他真正微笑时,他依然记得那种苦涩, 只不过越苦涩越想汲取温暖,他突然觉得以后漫漫岁月里,很需要一位红袖添香的可心人。

关于心目中的她,网上有一条广为传播的金句;“不要求她有太多太多,她喜欢,感兴趣就好了。因为,如果一个女孩做到跟我同样的高度,那也挺可怕的。” 现在看来,那时候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没有遇见真正对的人。他其实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与 他灵魂比肩的人,只是他当时还不知道。

那时还没有成为他妻子的琳也就只是隔着微信 朋友圈看到他的一张照片,簪花少年站在桃花树下,笑弯弯的一双眼背后是一树灿然。不知的人笑他痴狂, 知他的人却晓得他只是循着宋时旧例而已。但那个晓 得,却造就了一瞬深情的缘分。

身处异地的两人可以狂聊数小时,琳也还为他 策展“华枝春满”,广州与北京于是千里情牵,终成眷属。

何况,相识满天下,知己能几人?

曾有机会游弋到少白伉俪在京城筑的小家,客 厅即画室,空间典雅开敞。夫妻俩都有各自的书房,少白是和式茶室的结合,架上有不少晚清到民国的善 本,琳也的书房相对会现代很多。但都是诗书气浓郁, 分布的各个小景十分宜人。记得玄关处用一个仿古的 青铜小鼎种着菖蒲,背后是吴昌硕的大尺寸高仿花鸟, 很是提神,满屋子生机勃勃。所有小景都由少白亲自 摆弄,一个做案头清供的香橼都要被他造型半天。 看得出,尽管浮生如寄,少白和琳也过的是尘 世中颇有意趣的小暖日子。


鉴艺记

当然,一个以书画篆刻艺术为生命的艺术家,真正大部分的日常还必须回到艺术本源上来。少白 17岁时,齐良迟在他一方篆刻边款上提到“少白学 白石老人篆刻可乱真也”;他18岁时,齐良迟又赞道 “少白年方十八,而写意颇得真趣,真不易也”。就是 这位眼光如炬的耄耋老人,用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方 式让一块璞玉有了君子的温润光泽。

无论篆刻还是书画,少白一直追溯中国水墨绘 画的精神源头,因为惟有笔墨在审美上的独立性,才 是中国水墨绘画的真正核心。

少白正是通晓古今画理画论,又曾经站在多位 巨人的肩膀上,懂得在传统的笔墨秩序中找寻着属于 自己内在的表述方式,自觉地以中国传统文化“观照” 他的创作,正逐渐融合成一种具备时代审美和金石翰 墨格调相辅相成的个体艺术语言。看过很多关于少白 的艺评,但最精到的确实还是号称“美术现代史研究 之父”艺评家陈传席。一双洞悉世事的眼,寥寥数语 的大白话,句句可以切中痛点:“为什么同是学传统, 有的百看不厌,有的却令人掉头不顾。为什么同是创 新,同是调合中西,有的好,有的不好。原来画中有 一股看不见,却能感受到的‘气’……创新的画也好, 传统的画也好,中西结合的画也好,必须画中有一股气,方为好画,就能看去。无气的画谓之死画……有气的画即真画,一划,也见其生气。刘少白的花鸟画 中,就有一股生气,可谓生画,也就是气韵生动。画家作画有生气,是天赋的,孔子谓之:‘生而知之’。”

这一生气已经融入了少白诸艺中,尤其善治印 方面,多次在书协、美协、西泠印社等权威机构获奖 都是这股生气的融会贯通。承吴昌硕、齐白石二公遗 风,审美亦尚阳刚清奇之风,用字、布局、使刀,一 任自然,意气风发。爽直痛快,机趣迭出,被誉为“最 有投资前景的青年篆家”。

而他的山水可以依稀看到宋、元、明历朝文人 画大家的笔法踪迹。在作品构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北宋 的大山大水、南宋的边角取景、元代的简约清远,明 代的庭园小景;其内容的选取皆是充满文人士大夫情 趣等生活场景;在画法上,无论是水墨抑或浅绛青绿 山水,其笔法粗简遒劲、质朴豪放、气势雄强,所以 常常会让观画人产生画者为一六旬老翁的错觉。另一 类花鸟画则取大写意之法,用笔豪放,承袭白石老人 笔意;同时学习运用青藤白阳风骨;参考吴昌硕的用 墨、用色方式。几方的融合与创新,师古人,又师今 人,无所不师,无所必师。确实可以看到笔笔出古人, 却笔笔离古人的自我突破。

少白书法,取隶、篆、金石笔意,笔墨自然老辣, 气韵丰厚,全无媚俗之态,多古人之质;笔法稳实遒 劲,气脉畅通,结构分明。纵笔所至,有先圣遗风亦 有自由任性,具有正大气象。

近期少白又将部分精力用在画瓷上。以青花入 画,取其清其艳,将他对器物的审美与娴熟的书画爱 好结合起来。


\
《占尽春风》180cm×98cm


谈艺记

和一位活在宋代的80后艺术家谈传统与创新, 尤其这80后思维极快,常含机锋隐语,说到两朵芍 药实际提的史湘云,说到鲲鹏之志早跳到了逍遥游, 实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再见时他刚从“艺术北京” 回来,无数人问他穿着“古装”是否在做行为艺术。 他直言不讳,我就是活在古代,我就是常与古人神交, 与先贤神游天外。

所以我们探讨最多的话题还在于,为何当今很多艺术家在传承与创新中显得很不自信,这是否与我 们在某个阶段放弃了自己的文化基因有关。

\

篆刻作品:《万物静观皆自得》
 

少白认为,从上个世纪初以来,中国画创作反而一直强调“创新”,要打破传统,要革“古人”的命, 致使中国画在走入现代之时,出现新的格局。而这一格局,一方面使中国画出现了融汇中西的多样性,另一方面,又为传统中国画在既有的文脉中突破增加了 难度。但是,也正是这种难度,考验了中国的文人画家,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等一代大师,就是在这种困 境中诞生的。先贤讲“借古以开今”。学习继承古代 遗产就是为了开拓出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历代 著名的大画家博学之后而能独抒已见,创造出自己的 新面目,认真研究历代大师们的作品,就会发现,任 何一次出新,都不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

和西方艺术史一样,中国画的传统是继承的传统,更是一个不断继承与发扬的传统。我们通过学习 继承古代的传统,从而发现前人及其发展的规律,创 造出新的风格和面目,这是更好地继承。


\
篆刻作品:《丁立人》


\
篆刻作品:《山水养心》
 

“未来无论五年还是十年,我认为中国传统水墨 都是一个持续复兴的态势。现在的80后这代人很多 会去西方学习,在对比中西方文化的基础上,会更加深入理解自己本民族文化,他们以后会回归欣赏和收 藏传统水墨,因此我对中国文化的传承和复兴有着极大期待。”而他这一生,诗画以言志,早就别无选择。

当然,只是这言志的方式同时还有多种选择的。比如现在,他也慢慢把自己变成一个80后藏家,主力收藏吴昌硕、齐白石两位老先生作品,用于日常揣摩学习。未来,他希望自己能够有能力收藏一两件青 铜器。至于,现在嘛,先在苏州收藏了个小小园子,他爱的那些皱、漏、瘦、透的太湖石终于可以有个小家了。 (编辑/雷焕昂)(网络编辑/李勇)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