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位置:

卢中见,为地域色彩注入共性基调

by 黄小宇(网络编辑/李勇) | 总第142期

\
《潮汕英歌舞》180cm×180cm

文:黄小宇 图:受访者提供

“写实不难画,古人对于写实比较轻视,相反,他们更重视神似,从原来的‘形’ 达到‘神’,寻求的是一种精神方面的表现。写意、写神,就是我们中国画的精髓。” ——卢中见

卢中见,河南偃师人,现居汕头。中国美术家 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汕头市美术家协 会副主席。 作品:《潮汕英歌舞》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 《潮汕龙舟舞》获全国第十二届群星奖金奖。《潮汕蜈 蚣舞》获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铜奖。《潮汕布马舞》获 广东省首届中国画展金奖。《吉日》获2000 年全国中 国画展铜奖。《惠安女》入选2001 年全国中国画展。 《忆童年》《双头马》入选第十三届新人新作展。《棍球》 入选全国第四届体育美展。《惠安女》人选2004 年中 国人物画展。 出版:《卢中见画集》《卢中见人物画选》《花鸟 画入门》《卢中见小品人物画选》《卢中见山水画选》《21 世纪广东省中青年团画家丛书/卢中见》
 

\
《民以食为天》系列160cm×160cm

 

定格在槌子敲在一起前的瞬间
 

一个来自中原河南的北方人,却凭南方潮汕民 俗风情的舞蹈系列画作频频拿奖,成为潮汕美术界响 当当的人物。


1994 年,原籍河南偃师的卢中见从海军部队转业,就地分配到汕头市文化局社文科从事群众文化工作。画了13 年军事题材,到了地方自然要转而关注当地的风土人情。每年卢中见都要在农村举办节庆、大兴灶火之际,下乡去走走看看。这原本是他的岗位责任,却在有意无意之间,为他日后的创作找到了赖 以生存的生活根基。

通常地域文化都保存在乡村,对于卢中见来说, 下乡时遇到的最大问题却是语言。虽说潮汕话跟河南 话一样都是比较古老的中国语言,可是在今天的河南 人听来无异于外语。于是,卢中见用了读书人的办法, 先去查文字资料,然后再与当地人慢慢沟通,多接触多来往,渐渐深入到他们生存的文化氛围当中去。潮汕民间舞蹈系列屡获肯定,启发他看清楚了自己发展的方向,深耕这一题材,用十几幅中国画作品组成了一个规模宏大的系列。

尽管凭地域题材扬名,但他从来认为地域题材 只是取其内容,绘画形式还是中国传统理念,对于地 域题材的把握,要避免小家子气。有句话说,越是地域的东西越是世界性的,卢中见认为不对,“地域的东西要跟大文化(即大众的习惯观念)接轨,否则就 是走死胡同。”在艺术创作上,首先要建立新的思维理念,纵观历史、横观整个时代,不去迎合地域文化,而让它们接受运用才能发扬光大。

卢中见用了半年创作出《潮汕英歌舞》。潮汕英 歌舞是明朝时潮汕人在山东做官后,告老还乡带回到 潮汕地区的,这种艺术形式在山东反而没有了,完全 移植到了潮汕。英歌舞内容就是梁山泊108 好汉的故事,脸谱和服装都是沿用戏曲的模式,表演者踩着鼓点出场。

 

 \
《难得纯正》2010年作
 

\
《出水丰神》140cm×45cm
 

英歌舞的服装有很多种类和色彩,卢中见却在 画中将它统一成红色,大红是民间的吉祥色、主色调,节庆喜事都是用大红。他还将画面中的鼓的下半部分统一用一块布围起来,在上面画上红牡丹花,而这在 现实中也是没有的。“有些东西需要二度创造,加入 文化共鸣的东西。”

潮汕地区也是汉文化,也遵循大 红大绿的吉祥色调。而牡丹花自古以来从老百姓到皇帝都奉之为富贵雍容之花,象征繁荣昌盛。“把这些 元素加进去以后就意味着跟大文化接轨。”潮汕人与中原人同根同祖,有着共同的民族节庆习俗,活动场面隆重,喜气洋洋。不管是什么地方的人看到英歌舞的形式跟鼓点音乐,都会觉得激动人心、振奋,卢中见就说自己被那种场面震撼得掉眼泪了。

为了画这幅画,半年时间中,卢中见几乎没有一天晚上睡好觉,整天都在想怎么去构图,不停地起稿。“画画不像文字叙述,要抓住一个时刻的切入点”,怎么去找到并处理这张画内容最精华、最经典的地方呢?

卢中见记得在广州美院学习的时候,老师讲到关良在画戏曲人物时,通常选择亮相之前的那一刻呈 现,因为真正亮相的时候,演员已经开始散架了,准备亮相时精神状态其实已达到高峰。英歌舞中的动作很多,跳啊喊啊蹲啊,但有一个不能改变的是鼓点,大家都要顺着这个鼓点,鼓点最后跟槌子是打在一起的。卢中见最后决定将画面定格在槌子打在一起前的 那一刻。“我画的槌子都没打在一起,每一根棍子都相差七八公分的样子,是碰在一起之前的那一刻。如今,如果你仔细看那幅英歌画时,就好像能听到槌子 即将敲响的声音。

也因为那一刻的定格,可以看到画面中人物形 象都比较夸张,“在那么大的广场里,不大声喊叫, 效果出不来的,一跳一喊起来哼啊哈啊的表情就会比较夸张。”

 

\
《洛神》66cm×66cm


绘画之上,是观念的问题、做人的问题

有人问卢中见:什么是中国画?他答:“中国文化也。你对中国文化了解多少,就对中国画了解有 多深刻。”卢中见认为画画的材料、题材均不是问题,主要是观念。比方说中国的水墨和宣纸,外国人也可以用,但外国人用了之后画的却不是中国画。

西方人看中国画时会有观念上的差异,比如看 到画中鱼在荷花旁边游,他们就会问:水在哪里?他 们是很实的思维方式。中国人的绘画观念是散点透视。中国人也画光,“‘八大’的石头都有光点”,光在中国画家的心眼里。

中国美学史讲师法自然,中得心源。卢中见认为艺术创作有第一自然和第二自然。第一自然是大自 然,第二自然是我们自己,形成第三自然就是艺术创
作。“现有的两只眼睛是看外部客观世界,第三只眼睛是心眼。所谓想象来自第一自然,而心源打开了心 眼就打开了。中国话说死心眼,死心眼就是不开窍,开窍后就自由了。前提是,你有境界,来自读了多少书,悟出了多少道理。”

自感读书时在传统文化方面有缺失,卢中见现在主要看中国古代哲学方面的书,是为补课,他觉得 这些书对绘画指导意义非常大,“上升到一定高度后,不是绘画的问题,是观念的问题、做人的问题。”为此,接任汕头市美术家协会会长时,他提倡要将协会办成 一个读书的协会,“你不读书你的作品有什么资格挂 在人家书房?”他深感画如其人字如其人,一个人没有正气,作品里就会带出邪气。因此,做一个画家更 重要是回到传统用仁义礼智信来参照,先堂堂正正地 做一个人。

 

\
《圣圣》180cm×180cm
 

卢中见曾作过一个大工程的对比,他将自己最 喜欢的顾恺之《女史箴图》与中国历代作品,以及近年参加美展的所有作品逐个参照着来看,得出结论: 那张画太妙了,在绘画作品里是很难逾越的高峰,历代多少个画家都超不过那张画。除了顾恺之本人的艺术天赋之外,卢中见认为东晋时期的文化氛围、社会 环境也起到了决定作用,那时候,一帮文学家、哲学 家把绘画提高到很高的境界。如顾恺之所说,绘画不 是形的问题,形只是载体是路,而是神的问题,这个神正跟中国文化一脉相承。

现在大家都忙着赚钱、卖画。有些人参加全国 美展,首先选取尺寸、题材、手法,研究评委喜欢什么手法,就画什么手法,目的就是为了获奖,甚至很多绘画作品是参照照片来画的。“真正的作品应该是 参照内心啊。”

卢中见不否认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抱着获奖的目的参加美展,如今年龄大了,“应该活得舒心一点,尽量自由一点。”因此,这几年逐渐转向对人性的关注。画画的主题也围绕着人本体、人性永久性的内容。在家的时候卢中见经常去买菜,与菜贩打交道,来自生活的观察便形成了《民以食为天》的系列题材。人性不太好画,那就通过古代人物来表达:论道的贤 哲,品茗研道的高士,对弈的棋手,怡然笃学的儒生等。古人没有现成的既定的形象参照,“画画跟相学有直接 关系”,卢中见的方法是观察周围的人物形象性格,通过五官脸型将人物形象分类,就像在脑子里装很多零 部件,最后把零部件组合起来后,它就是一个成品。“你想画什么都可以”。有评论认为卢中见这个系列的作品 以漫画的笔法表现出了大拙若巧的人物精神面貌。


 

\
《丽质丰容》180cm×180cm


李可染曾说,中国历代画家,线条过关的没有几个。有评论形容卢中见是运线的魔术师,认为以线 写意是卢中见水墨画的一大特色,其运线的节奏和干 湿浓淡的自然变化一直是画作中最为动人的因素之一。卢中见对线条非常重视,强调要按照人的标准来 对待:这个线条有骨有肉有血有气,生神韵。每天练 是必须的,但仍然是画外的修炼,是一个世界观的问 题,对自然认识的问题。熟能生巧,光熟练没觉悟不行。当修炼到一定程度,出手的东西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而觉悟是不断地觉悟,画家“都是孤独地走在 路上,眼睛看到的反映到内心里、大脑里,每时每刻 都在变化,只有生命完结才可盖棺论定”。

如今,世界发展太快,也出现了很多探索性的中国画,卢中见认为中国画还是应该顺着老祖宗的思 路走下去,延续就是发展。就像朝代更替一样,消灭 一个王朝建立新的王朝,即便有革新也还是建立在原 有传统的基础上,绘画也是一样,其发展创造的主干线一直遵循着中国传统最早建立的艺术观念。( 编辑/雷焕昂)(网络编辑/李勇)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