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鉴

位置:

关山月画作送日本共产党人

by 黛二(网络编辑/李勇) | 总第141期

\
文/图:黛二
 


抗战结束18年后,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代表团将关山月创作的《长征第一 桥》,赠送给日本共产党人野坂参三。一件极具时代意义的红色题材经典画 作,送给一个外国“同志”,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饶有趣味的事。

熟悉党史的人也许知道野坂参三,他是日本共 产党创建者之一,曾担任日本共产党主席,对战后的 日本改革提出过自己的构想,曾试图让日本国民承认 他是“日本人民代表”。 野坂参三一生颠沛流离,他有过流亡16 年的经 历,其间有5 年半在延安。在延安这5 年半的时间里, 他与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等有着非同寻常的同 志友情,与国民党统帅蒋介石也曾彼此互动。 1963 年,即抗战结束18 年后,中国人民对外文 化协会代表团将关山月的《长征第一桥》送给了野坂 参三。一件非常具有时代意义的红色题材经典画作, 送给一个外国“同志”,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饶有趣味的事。


  \
野坂参三(1892-1993),日 本共产党创建者之一,也 是日共主要领导人。

 

  
他在延安改造日军战俘为反战斗士


野坂参三于1940 年5 月抛下妻子来到延安,很 快他就发现:在当时的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从中 国潜回日本,共产党的根据地几乎都被国民党和日 本的军队包围着。经中共中央研究,由周恩来、王 稼祥代表毛泽东,邀请他留在延安与中国人民一起 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战争,野坂参三欣然从命。 他放弃了共产国际高官的优厚生活(据说当时月收 入高达1600 卢布),只带了一套做工考究的原苏联 西装,住进了延安王家坪附近一座一进两孔的套窑, 与朱德住地相邻。并有了中国名字“林哲”和另一 个日本名字“冈野进”。

在中国,野坂参三将全部热情都投入到组织在 华日本人进行反战运动中。他也是抗战期间常驻延安 的唯一国外兄弟党领导人。

不久,“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在重庆成立后,许 多支部在野坂参三的领导下相继建立,并在当时产生 了较大的国际影响。因此,野坂参三受到各方称赞。 1940 年10 月,由野坂参三提议,八路军总政治部在 延安建立了一所以日军战俘为主体的特殊学校——日 本工农学校。野坂参三受中共中央委托,担任日本工 农学校校长。毛泽东亲笔为日本工农学校题词:“中 国人民与日本人民是一致的,只有一个敌人,就是日 本军国主义与中国的民族败类!”

日共在中国从事反战运动的最大成就,就是与 中国共产党合作,将许多日军战俘改造成了反战斗士。 据统计,从1940-1945 年,先后有500 多名日军战俘 在延安的“日本工农学校”学习并接受改造,后来很多人都参加了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在华的反战组织,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日本八路”,有一些战俘还申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赵安博(1915—1999),毕业于原东京帝国大学, 曾任王震将军的120 师三五九旅政治部敌工科科长, 时任日本工农学校副校长,分管行政和教务。他评价 野坂参三在华5 年半时间里:“为协助中国人民打败 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为准备回国后的斗争,作出 了独特重大的贡献。” 美国历史学家卡萝尔·卡特在《延 安使命》中写道:冈野进致力于宣传和情报工作,是 在中国的3 个著名日本革命家之一。


\
1962 年野坂七十寿辰时,中共中央致电祝贺,毛泽东还以个人名义专门发去贺电,并“致以兄弟的敬礼”毛泽东喜欢看他的文章

 


野坂参三在延安的5 年中,与中共高层领导特 别是毛泽东成了好朋友。他在延安期间对日本的军事、 政治、经济、社会等情况进行了大量调查,毛泽东对此从不吝啬自己的赞美。1943年3 月15 日,野坂参 三以“林哲”之名在《解放日报》发表《在日本工农 学校纪念三一五》一文,毛泽东读后,当天就向他致函:

林哲(野坂参三)同志:

今天看了纪念三·一五的文章(《日本工农学 校纪念三·一五》一文,发表于中国共产党机关报《解 放日报》1943 年3 月19 日),使我感动。我对于日 本革命史很不熟悉,但很想知道,中国党的干部们 党员们亦有使他们知道日本革命史实的必要,因此向你建议,多写些日本革命史料在《解放日报》上 发表,请你考虑。

你的文章我都喜欢看,并劝同志们学习你对事 物的客观分析态度。我们的人很少会做分析文章的, 主观主义夸夸其谈的东西满口满纸,我们正在打击 这一传统甚深的极坏作风,并请你予以帮助。

此致敬礼!

毛泽东 1943 年3 月15 日
 


毛泽东所谓“我们正在打击这一传统甚深的极 坏作风”,就是中共党内的“整风运动”。由于野坂参 三在反战方面的巨大成就,1943 年6 月6 日,中国 中共中央以极高规格为野坂参三举行了延迟3 年之久 的盛大欢迎会。1945 年4 月,在延安召开了中国共 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野坂参三作为日共代表应 邀出席,并在大会上做了书面发言。

鲜为人知的是,“七大”的发言,事先曾送毛泽 东过目,并经毛泽东作了认真修改。在目前可查阅的 野坂参三资料中,有4 封中文书信,其中包括毛泽东 致野坂参三的亲笔信函两封、野坂参三致蒋介石的书 信一封,以及蒋介石的回函电文一封。毛泽东信函中 除前文的一封亲笔信外,另一封就是野坂参三“七大” 发言稿的修改意见。(对党史有兴趣的可参看日本加 藤哲郎著,中央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林晓光译《野坂 参三与毛泽东、蒋介石的往来书信)

1945 年9 月9 日,野坂参三乘飞机经东北转道 原苏联回国。行前,众多中共重要领导人为他举行了 欢送宴会。1959 年,野坂参三受邀参加我国国庆10 周年庆典,回延安故地重游时感概万千,感叹延安是 他的“第二故乡”。毛泽东也一直惦记回国后的野坂 参三,多次寄贺卡向野坂参三致以新年问候。

三位大师,三幅《长征第一桥》


 

 \
 上:《长征第一桥》 傅抱石(1964 年)
下:《长征第一桥》 黎雄才(1972 年)

\

 


怎样一座桥能够担得起“长征第一桥”的称号? 它就是位于江西瑞金武阳镇武阳村的武阳桥。1930年夏,武阳区游击队负责人杨斗文、刘国兴带领农民 和游击队员,扛着梭标,端上长矛,从武阳桥上杀进 县城,活捉恶霸地主,第一次把红旗插在了桥头。

此后,武阳工农群众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迅速 建立了红色政权,并在多次反“围剿”战斗中,不顾 敌人阻拦、轰炸,一次次冲过此桥,送弹药、抬担架, 支援红军战斗,为反“围剿”的胜利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1933 年春天,毛泽东带领一批红军战士来到武 阳桥,在武阳村绵江两岸调查指导当地的春耕生产, 亲自帮助两岸群众犁田插秧。毛泽东还主持召开春耕 生产动员大会,授予武阳区和石水乡“春耕模范”奖旗。“春耕生产动员大会会址”至今伫立在武阳桥头, 见证着那段红色历史。

1934 年夏秋间,随着广昌保卫战的失败,第五 次反“围剿”也宣告失败。以王明、博古为首的左 倾中央,不得不决定实行战略大转移。正在福建闽 西战斗的红九军团接到中革军委的命令后,于10 月 初从长汀出发,7 日晚到达瑞金,8 日拂晓到达武阳。 由于人数众多,桥身单薄,部队通过武阳桥时,桥 体摇晃厉害,战士们不得不分批分段过桥。过河火把的亮光与战士的咳嗽声引来了早起的群众。沿河 两岸群众纷纷云集在武阳桥旁,把鸡蛋、米果、大豆、 花生、草鞋、斗笠送到红军战士手上。年轻力壮的 小伙们则跳下河水,用身体顶着晃动的桥墩,保证红军顺利过桥。此后,红九军团经会昌、过安远,追 随红军主力艰难西去。

从此,武阳桥有了“长征第一桥”的名字,可以说, 它是红军长征经过的第一座桥,也是一座“暖心桥”。 武阳桥原为木板桥,由13 个桥墩、20 余块木板构架 而成,是连接武阳村绵江河两岸的交通要道。由于桥 上没有护栏,行人走上去摇摇晃晃,担惊害怕。1988 年,瑞金人民把木桥改建为混凝土双曲拱桥,桥身距 原址约100 米。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画坛受当时社会、政 治因素的影响,形成了以革命圣地为主要表现对象和 以毛泽东诗意为题材的两大山水画类型。许多知名画 家如李可染、傅抱石、吴冠中、钱松嵒、关山月、黎 雄才等都创作了大量革命圣地题材的绘画。如李可 染的《万山红遍》《井冈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故居》, 傅抱石的《毛泽东诗意册页》《芙蓉国里尽朝晖》,钱 松岩的《延安颂》等。

其中以长征第一桥为题材所绘制的同题作品,关山月、傅抱石、黎雄才三位大师都先后创作过。

关山月、黎雄才都是以写生见长的画家,两人的视角大同而小异,都选取了平视近景的角度来描绘。 而傅抱石则采用了俯视远景的视角。三幅作品放在一 起对照,不同角度和视觉效果都有,可清楚地看出革 命圣地的往昔模样。 ( 编辑/黄晶晶)(网络编辑/李勇)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