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鉴

位置:

觞爵礼乐,商周的青铜酒器

by 王茜(网络编辑/李勇) | 总第142期

\
图1 青铜错金银立鸟壶 为圆形,南京博物院藏, 战国时期,通高74cm、 口径19cm
文:王茜 图:南京博物院


 

酒是人类饮食史上的重要发明之一,渗透于整个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中,因此酒文化成为 中华民族饮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笑傲江湖》中祖千秋与令狐冲论酒具一段开头说 “饮酒须得讲究酒具,喝什么酒,使用什么酒杯”,可见美酒自要美器。酒器与好酒相得益彰,能增饮酒之乐,宴飨之美。
 

\
图2 棘刺蟠虺纹青铜尊,南京博物院藏,春秋时期,高24.6cm,口径26.5cm。
 


商周时代是中国青铜文化繁荣鼎盛时期, 因此青 铜酒器成为这两个时代最为流行的酒器。它以种类丰 富、造型奇特、纹饰繁缛怪诞、制造技术精湛而引人 注目。一般来说,酒器按其用途可分为盛酒器、温酒 器、挹酒器和饮酒器等几类。南京博物院藏商周时期 青铜酒器种类繁多,形制精美多样,反映出了当时的 酿酒业和手工业的发达,标志着时代的文明与进步, 体现着当时人们特定的审美意识和文化心理。同时也 折射出了绚丽的民俗文化风貌、政治社会风尚及其等 级尊卑的人伦意识。透过它们还可以想见其工艺之精 美,甚至依稀可见商周时代活泼生动的生活场面。

决胜尊俎间,盛酒之器

盛酒器在商周青铜酒器中种类最多,因酒酿造 出来后就需要较大的容器来贮存,祭礼和宴饮过程中 都需要一定的容器盛放,以便斟到饮酒器中饮用。从 不同功能上又可细分为盛酒尊、壶、罍、觥、卣、缶等。

南京博物院藏棘刺蟠虺纹青铜尊(图2),1958 年出土于江苏常州市武进区淹城遗址的棘刺蟠虺纹青铜尊,此尊为粗体筒形宽鼓腹式,其腹部满饰蟠虺纹, 上有细密的棘刺。其间隔处,有圆涡纹一周,颈和圈 足纹饰的外缘,饰锯齿纹一周。蟠虺纹(图3),又 简称虺纹,是春秋中期的主要纹样,是许多小蛇状的 动物相互缠绕构成的图形,较常见的有双身形、双头 形等,是东周时期呈网状花纹的典型代表。

壶与罍也是盛酒器,均兼有装酒和装水的功能。 壶流行于商至汉代,如《诗经》上说:“清酒百壶”,《孟 子》上说:“箪食壶浆”。壶有圆形、方形、扁形和瓠 形等多种形状,它与罍的主要区别是壶颈长。最著名的青铜壶为莲鹤方壶,春秋时期,高126.5cm,现藏于河南博物院。

院藏的青铜错金银立鸟壶,(图1)圆形, 1965 年江苏涟水三里墩西汉墓出土,此壶独特之处是盖上有盖。盖、底均饰立鸟,中部隆起的壶盖边缘,蹲踞三对展翅欲飞的雏鸟,口微开,似鸣叫。壶盖中心有一圆孔,上加浮盖,浮盖上有五瓣梅花式钮,钮之顶 端站一只双翅舒张、引颈高鸣的鸿雁。壶底以三鸟作 器足,鸟形象生动,鸟爪扣地,鸟身后倾,双翅上扬。 壶体表面饰错金银,间嵌绿松石(图4)。此壶为战国晚期新出现的镂刻、错金银、嵌玉镶珠、鎏金等多 种金属工艺融为一器,华丽工整,美观凝重,构思奇巧令人称绝,充分显示了我国青铜工艺水平的高超。

 

\
图4 青铜错金银立鸟壶(局部)
 


卣是一种专门用来装秬鬯之类高级酒的特殊盛酒器,一般为椭圆形,细颈,敛口,大腹,圈足,有盖和提梁。“秬鬯”(音jù chàng)就是黑黍加郁金草 酿造的酒。秬鬯酒以其色泽鲜黄留若金汤故又称黄流, 黄流可以说是比较古老而加香酿造的高级甜酒了。卣为青铜礼器之一,盛行于商和西周时期,通常商朝的卣多椭圆形,西周则多圆形,西周末及以后就没有出现过这种器物了。
 


\
图5 青铜提梁铜卣,南京 博物院藏, 西周时期, 口 纵10.6cm, 口横14.5cm, 底 纵13.7cm, 底横17cm, 通高 28.2cm。

\
图6 青铜提梁铜卣(局部
 

院藏的青铜提梁铜卣(图5、6),西周时期,椭圆形,深腹、圈足,有盖及提梁,梁柄端饰羊首,梁上饰长形夔纹,以云雷纹衬地,盖饰有一周圆珠纹与夔纹用云雷纹衬地,中间以扉棱相隔,腹上部饰夔纹、 云纹等,后一周圆珠纹。


煮酒论英雄,温酒之器

天寒之时凉酒入口非为爽事,把酒加热再饮岂 不快哉!要想温酒自然少不了温酒器。考古发掘中多种酒器出土时,在外底部往往发现保留有很厚的烟炱, 据此现象有学者认为古人当时已经认识到直接饮用冷酒伤胃和肝,所以利用这些器物对酒类进行加热后饮用。除此之外商周时期,祭祀用酒更需加入香料调合和煮,以示对神之尊敬。因此商周时期温酒器盛行,而专做温酒的青铜酒具并不多,大多青铜温酒器都兼 具盛酒、饮酒之功能,主要的温酒之器有鐎斗、斝、盉、 爵、角等。

鐎、鐎斗,二名一器,还有鐎壶。考古所见之鐎斗的器外底部多有烟炱痕,是以三足置炭火之上加 温。鐎斗文献记载始于汉,颜师古注史游的《急就篇》: “鐎,鐎斗,温器也。”鐎斗,底有三足、旁有持柄, 流行于两汉魏晋,至唐宋逐渐消失,目前南京博物院 藏青铜鐎斗大多以西汉时期为主,只有一件战国时期
鐎斗,可见其珍贵之处。( 图7)
 

\
图7 青铜三足鐎斗,南京 博物院藏,战国时期,口 纵14.4cm, 口横11.7cm,高 15.5cm,横长37.1 厘米。器形呈斗状,圆口,深腹如小盆,腹有凸棱一周分为两部分,一侧有长柄,一侧有流。柄与流成直角,下有三足。

 

有酒斟酌之,挹酒之器

酒贮存在尊、罍等大型盛酒器中,要喝时注入壶、 觥等小型盛酒器放在筵席旁边,然后用勺、斗等挹酒器斟入爵、角、觯等饮酒器中饮用,此动作即是人们常说的“斟酌”,也称“斟酒”。以南京博物院收藏的斗、勺为例介绍青铜挹酒之器。

斗为尊中挹酒的青铜酒器。汉许慎所著《说文 解字》中解释“斗”时说它是个象形字,其字形就表 示是一个有着斜折柄并带着筒状杯的勺,而《诗经·大 东·有簋飧》中对其用途更是做了形象的描述,“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 可见斗的现状和北斗七星的现状相似,有一个斜折的 梯形或方形柄,与筒状杯连接。( 图8)

 

\
图8 青铜斗,南京博物院藏,战国时期, 连柄长33.6cm, 杯口径11.2cm, 杯高5.3cm。 斗带长柄,身作杯形,下穿一孔,以为穿钉之用。


勺在古代可作于舀水、舀汤、舀酒之用,数量 比较少见。商周时期的勺都带柄,勺柄有长短、宽窄 之别,勺有圆、椭圆之分,舀水的勺柄短、斗大,舀 酒的勺柄长、斗小。( 图9)
 

\ 图9 青铜勺,南京博物院藏, 春秋时期,椭圆形长柄, 中 空, 柄上有销孔,勺为椭圆形, 前浅后深。此青铜勺柄长斗 小,推断应为舀酒之器。

 

曲水上流觞,饮酒之器

饮酒之器,不仅品种繁多而且使用范围广,常 见的种类有爵、觚、觯、杯、角等几种,即使在这些 看似相同用途的饮酒器中,针对不同的使用者也有身份高低之分,如在《礼记·礼器》里有“宗庙之祭,尊者举觯,卑者举角”的文字记载。同时西周和商代在饮酒器外形上体现了明显的不同,如爵的底部、流和口沿上菌柱的位置可以看出两个时期的显著区别。

爵是早出现的青铜礼器,用以饮酒兼温酒。因 其造型像一只雀鸟,前有流,后有尾,古代“爵”与 “雀”同音通用,故得名。爵最初是用于温酒的青铜制品,因其有三足而便于就火加热,部分铜爵底部留有烟炱痕迹,应为煮酒所遗留。晚期的爵底烟炱少见,说明爵后来转向温酒与饮酒混用,甚或多用为饮酒器,后成为古代饮酒器的总称,基本形制为前有似筒瓦的倾注流,后有呈尖状的尾,深圆腹,腹侧有鋬,口上有两柱,腹下有三锥形足。( 图10)

 

\
图 10 饕餮雷纹铜爵,南京博物院藏,商代,高19.7cm,流尾宽16.1cm。该器身修长,两柱高耸,腹壁较直,圆底,三足外撇,半环兽首鋬。腹部饰饕餮雷纹,流尾饰三角雷纹,器型流畅
 

商周时期,崭新的酒器文化时代

通过上述的青铜器,我们不难窥探出商周时期 的社会风尚和审美追求,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种类多样、数量丰富的青铜酒器,彰显了 商周时期的“重酒”文化。

在一些商周贵族墓中凡是爵、觚、斝、盉等酒器大都与棺木一起放在木棺之内,而鼎、鬲、簋、甗等饮食器具却都放在棺木外。可见商周时期贵族嗜酒 之风,他们格外注重酒器,连随葬时也要放在离身体 近的地方。即使一般的庶民阶层,虽然他们用的大多为陶制酒器,但造型却与青铜器相似,他们死后,照例少不了在墓中随葬一两件陶爵、陶觚等酒器,以表示他们对饮酒的嗜好。

(二)青铜酒具的礼器之用、尊卑之分,揭示着 商周时期的奴隶制礼治文化趋于完善。

商周时代,酒主要用于祭祀和供贵族们挥霍,酒具不是一般日用品,而是一种重要的礼器,既是奴隶社会礼仪典章的重要体现者,是礼治文化的象征, 又是当时普遍盛行的宗教祭祀活动中的祭器。即使商代因酒而亡国,周代统治者接受商代亡国的教训,以 “天子九鼎, 诸侯七,卿大夫五,元士三也”的列鼎制 度代表等级,一改商代觚爵相配的礼制。而酒器的使用在名物制度上仍有严格的规定,如“瓒”专为天子 祭祀时舀酒用,他人擅用就属于僭越了。贵族们的地 位和等级的区别,通常表现在酒器而不是食器上。较大的墓中多可以看见10 件左右的酒器, 并且明显地 配成套。商周一些大墓中多的可以看到100 多件酒器, 可是一般平民墓中都不大容易见到这些酒器。

(三)各式各样的造型与纹饰,反映了商周先民独特的审美意识。

首先,在造型形制上圆形多于方形,曲线多于 直线,并趋于和谐对称之美,把多种不同元素融合于 一体,使青铜文化显示出浑厚典雅、绚丽庄重等特点。

其次,青铜酒器的装饰纹样始终以动物纹饰与 图像为主体特征。动物纹大都与人们有着深浅不同的联系,大部分都是可食用的动物。有些酒 器还直接铸成某种动物的形状,即为“牺 尊”,更显出一种威严庄重的风格。动物纹中还有一种虚构的主题,如龙、虬、夔及饕餮等,有可能是宗教巫术的输出形式,具有种至高无上的权威性与天人合一的象征性。( 图11)

 

\
图11 南京博物院藏凤鸟纹兕觥,西 周时期, 通高21.2cm、长21.8cm, 1954 年江苏丹徒大港烟墩山出土。形 似四足兽,首身相连,兽身圆角长方 形,周身饰以云雷衬地,主题花纹为 对称的凤鸟纹尾部附龙形鋬;颈下饰 四组简化夔纹;背有盖,弧脊翘尾上 立兽状小钮;腹下四扁足上饰象纹。
 

总之, 我国商周时期青铜酒器品类极多, 形制多样,功用各异,构成了中国酒文化史和青铜器史上的一大奇观。而南京博物院 收藏的大量青铜酒器不仅是当时贵族财富的体现,更成为今天让我们赞叹不已的艺术品。它们使得尘封已久的历史变得生动清晰起来,它们见证了历史的兴衰,并将成为我们珍贵的历史遗产代代相传。 ( 编辑/ 雷焕昂)(网络编辑/李勇)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