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

位置:

纽约春拍,数字背后的真相

by Michelle Yu 余颖(网络编辑/李勇) | 总第142期

纽约春拍,数字背后的真相

文/Michelle Yu 余颖(纽约)
 

刚刚过去的5月中下旬,纽约春拍落下帷幕。去年的春拍成绩是27亿美金,今年的仅有11亿美金。交易额下降了超过50%。除了个别艺术家成绩亮眼,市场的各项数据都很难看。然而在拍卖行人士看来,这也是某种意义的“成功”。拍行对这些数字自然有自己的说法,在这些数字背后,二级市场真正在发生着什么呢?

 

\
Maurizio Cattelan《Him》(2001)1720万美金在佳士得成交

 

个别艺术家亮眼

这一季纽约春拍,一些艺术家的记录被再一次 打破,包括涂鸦鬼才让·米切尔· 巴斯亚齐5730万美金的《Untitled》(1982)、这两年非常火的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的1720万美金下跪希特勒雕塑 《Him》(2001)和极简大师艾格尼·马丁1070万美金的《Orange Grove》(1965)。

 


\
Francis Bacon 《Two Studies For A Self-Portrait 》 (1970) 3497 万美金(估价2200-3000 万)


 

在经过去年因预估值过高所导致的市场受挫后,今年由两大拍卖行苏富比、佳士得带路,各大拍卖行尽量降低估值来提升买家信心。这一季,可以看到拍行的“苦口婆心”。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部门全球负责人西蒙· 尚在媒体采访时说道:“我们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给如今的买家找寻最好的作品,并且由此来向市场展示我们是可以卖的很好的”。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总监说:“这一季,我们对很多 卖家说了‘不’。我们知道买家现在的购买变的越来 越有选择性,所以我们只接受质量最好的作品”。买019家是还存在的,但是他们宁愿选择等待,也不会向有一点不如意的作品出手。

拍卖行强调这一次成功销售百分比的增高,希望用这一数字说明艺术市场持续稳定的健康状况。 对于一些不如期望和预计的现象,很多艺商和艺术顾问纷纷表示是因为买家越来越挑剔的眼光和拍卖行无法带来更多高质量作品所造成的。但是,在这些数字背后,二级市场真正在发生着什么呢?


市场数据难看

作为春拍的第一炮,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带来了几幅教科书般质量的画作,但也只是吸引了 小部分专门前来的买家,现场出席率并不如预期,总价也只有1.45亿美金,这是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这7年来的最低成绩。这个数目是拍前估价的 88%,并且只有66%的拍品成功销售。

去年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达到了有史以来第二的好成绩,而今年的成绩却有如此大反差,不仅和 经济形势和买卖信心有直接关系,还和藏家越来越把关注点放在当代艺术上紧密相关。就和古代大师作品一样,极好的作品都在博物馆中或者被私人收藏长期拥有,很难在商业市面上见到好作品,这也是拍卖行正在面对的巨大问题之一。

至于佳士得印象派和现代艺术,达到1.4 亿美金的成交总价,比苏富比的成绩还要再低一些,可 以说是印象派和现代艺术的买卖是越来越不好做。作品的稀缺和无法得到高质量的作品成为了这个类别致命的弱点。

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 这场拍卖的出勤率超高,一是因为这是全年最重要的一次拍卖,二是在于佳士得这次带来的作品质量是显而易见的高。拍卖还没开始前,拍场就已经变成了一个艺术的社交场,随处可见超级大藏家,如艺莱· 布莱德(加州 The Broad 美术馆所有人)和前菲利普斯拍卖行负责人西蒙· 德· 普利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总计3.2 亿美金的拍卖,这场拍卖的成功要归功于一个人—前泽友作。这个 40岁日本线上购物大亨买下了9800 万美金艺术品。 其中包括5730万美金的巴斯亚齐(估价4000 万美金),该作品创下艺术家交易记录的新高。包括170万美金的布鲁斯· 瑙曼霓虹标语作品。还包括580万美金的亚历山大·考尔德火到不能再火的吊制雕塑,以及970万美金理查德· 普林斯的《Runway Nurse》,该作品也创下了普林斯作品的记录。这一壮举发生在表现不佳的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之后,似乎又使人们的信心倍增,消除了前一天的诸多疑虑。

去年秋拍,赛·托姆布雷明星拍品(7050万美金)获得大肆成功,今年春拍苏富比当代艺术专场再接 再厉,又带来了一件艺术家极度相似的作品《Untitled》(1968)。两幅作品名称和年份相同,只不过这一次的拍品是是蓝色圈圈而非白色。


 

\
Basquia《t Untitled》(1982)5730 万美金在佳士得成交


 

\


 

苏富比当代艺术总监格雷瓜尔· 比洛特在拍前 讲到:“我很相信没有惊人交易额,但是每件拍品都有很高质量的拍卖。藏家希望看到好的东西和他们应该有的正确的价格”。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不管从人们的期望值和媒体报道来看,苏富比的当代艺术都没有佳士得的显得那么“令人激动”。总计达到2.42亿美金的交易额,在一共的44件拍品中,20 副超过估价(45%),15 副在估价范围内(34%),7 副没有达到估价(16%),还有2幅漏拍(5%)。比之前的印象派和现代场有了巨大的转变。

总体来看,去年的春拍成绩是27亿美金,今年的仅有11亿美金。交易额下降了超过50%。佳士得交易总额为6.56 亿美金,而佳士得去年仅仅是战后和当代艺术的成绩,就比这个数字多出200万美金。苏富比的总成绩为4.83亿,当代艺术晚场的2.42亿相比起去年下降了36%,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也创下了七年新低。


某种意义的“成功”

为什么拍卖行坚持说艺术市场表现优异?佳士得全球主席对此的解释是:“我们可以在目前宏观经 济并不是很景气的情况下达到这个成绩,已经算是非常不错,比起艺术市场,经济大走向下降的更厉害”。

今年春拍“成功”,不仅在于成交数量比例的升 高,又在于在买家和卖家间形成更良好的桥梁。事实证明,买家还是存在的,并且也愿意把钱放在艺术品上。此次春拍,拍卖行就成功地从卖家手中筛选出最符合买家心意的作品。这样既让一些不容易被销售的 作品免遭漏拍贬值之灾,又让拍卖场成为名副其实的生意发生地,而非观光地。所以尽管拍卖成绩不尽人意,可是买家满意程度却大幅度上升了。

 


\


 

就像前泽友作先生买下了9800万美金的作品一样,艺术市场的购买人群虽小,但是荷包却深,一 个买家就足以让整个市场松口气,使购买信心提高。但是,并不能把未来都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整个市场还需要大环境和多方人士的影响。

显然,今年纽约春拍不能和去年相媲美,主要原因有:美国的大选、美国国家产权投资市场的浮动、世界发展中国家经济的不稳定等,这些都让08 年萧 条过后又重振旗鼓的艺术市场看似又有些走下划线。然而,看待一个市场需要从多方面考虑,一周的春拍只能证明一些问题而非全部,用春拍来判断整个一年艺术市场的走向也看似并不科学。

艺术市场还是处在一个非常不透明的状态,这 种情况在几年时间也不会改变,这就导致一些数据 并不是那么带有代表性和针对性。从宏观上看,经济市场又在走着它自己的轮回,那么艺术市场一定也是紧随其后。 ( 编辑/董萍)(网络编辑/李勇)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