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场

位置:

科技之美,莫高窟的涅槃重生

by 章宁 (网络编辑/李勇) | 总第142期

\
重生科技之美,莫高窟的涅槃

文/图:章宁

 

坐落于洛杉矶的盖蒂博物馆今年5月初迎来了远道而来的中国朋友—《敦煌石窟:中国丝绸之路上的佛教艺术》展。走入盖蒂,当看到蓝红相间的中国风牌坊上,大大的“莫高窟”几个中文字时,倍感亲切。不仅因为身在他乡,更因为几年前曾驱车敦煌,亲身体验过这一集绘画、建筑、佛教文化为一体的辉煌艺术之窟。展览共分3个小展厅,虽然远不如莫高窟实景宏大震撼,但展览有其独特的亮点,莫说吸引了大批未踏入过敦煌土地的西方人,来参观的中国人也非常之多。这一展览由盖蒂保护研究所、盖蒂研究所、敦煌研究院和敦煌基金会联合主办,展期为5月7日至9月4日。

藏经阁珍品首现洛杉矶

走进第一展厅,有莫名的穿梭时光的恍然和兴奋,想起若干年和几位好友在敦煌莫高窟,面对的是一间空空如也的藏经阁、一张笑容灿烂的王道士照片和一张传教士埋首于成堆手卷在藏经阁的照片,感叹这些阁中宝贝们可否有缘相见。如今,在这一禁止拍照的珍稀文物区内,共有从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与法国国家图书馆借展的文书、绢画、绣品、草稿等珍贵文物43 件,虽然相比逾4 万件的藏经阁藏品,实属九牛一毛,也算让我终于能填补上当年的那一空白。

据介绍,在这次所有的展品中,最珍贵的是一部现存最古老、最完整的雕版印刷品《金刚经》。这
部收藏于英国国家图书馆的《金刚经》印刷于唐代咸通年间(868 年),是佛教卷轴经卷的绝妙样本,扉页刻须菩提长老在孤独园向释迦牟尼佛提问之图,画面上有19 位人物,刻画极精,刀法圆熟。经文每行19 字,卷末题记为:“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王玠为二亲敬造普施。”该宝贵经1907 年间,由英国探险家斯坦因从敦煌藏经洞获取。另一幅很重要的展品为《游方僧》,虽然丝质画面有严重破损,但画中僧人的面部特征、表情、服装及随身携带的物件清晰可辨,被研究者广泛认为是一名带着经卷的游方僧侣,其价值在于细致描绘了行走于丝绸之路上的游方僧侣形象,是一个具典型性的历史文化符号。该残幅目前收藏于大英博物馆。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展品值得一提,《拿着玻璃碗的菩萨》。这幅由丝绸及木头制作的幡有两个看点,一个是菩萨的体态,他是背对着观者,扭身向后看,露出一个3/4 侧脸,造型及面部描绘非常美,非常特别;另一个是他手中的玻璃杯,这款卷边的玻璃杯精美珍稀,是当时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贵重商品之一,这件珍品同样借自大英博物馆。当年藏经阁的4 万多件藏品,分别被英国、法国、俄罗斯、日本与美国等国家收藏。

\

细节:绘制于丝绸之上的《梁州的神秘画像》菩萨面部细节


1 ∶ 1复制石窟,一个复杂的技术过程

自1989 年以来,盖蒂保护研究所便与敦煌研究院携手,提供技术与资金,对石窟遗址进行保护与管理,初期的重心放在研究与加固遗址上。1997 年起,重心转至发展遗址总体规划、壁画保护、培训与游客管理。在合作过程中,技术人员查明了壁画损坏的物理机制与原因,制定出适宜该地其他石窟,以及丝绸之路上其他遗址的保护措施。而为了深入研究历史遗迹,技术人员在安卓·麦伦基金以及美国西北大学的共同支持下,开发出一整套影像数据采集办法。影像数据不仅对研究壁画至关重要,也使手绘复制壁画更为精细,更为后期制作3D 影像打下基础。今天,我们能在洛杉矶盖蒂看到与实地一模一样、甚至更清晰的敦煌壁画、敦煌石窟展览,有赖于技术的进步。

拍摄石窟需要特殊的拍摄设备以及经特殊设计的脚手架,相机被安装在轨道上,从屋顶到墙面到每个角落,一幅幅地记录数据,最终将全部影像进行合成。除去照片还有粘土与色彩,根据土壤数据制作黏土,再按照原壁画颜色成分数据,工作人员调配出与当时当地非常接近的矿物质颜料,作为展示之一,齐齐整整排列放在白底小碟中的壁画颜料有几十种,若是“色彩控”看到一定会尖叫,不仅色彩艳丽,每一款的名字也是那么美。有了图像、黏土、颜料,工作人员以1:1 的比例分别呈献
出3 个石窟,分别为第275、285、320 窟。这是3 个非常逼真的复制品,更值得欣慰的是,在这里光线明亮,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每一个细节,可以任意拍照。主办方介绍,3 个窟仅手绘工程即耗时超过3 年,一丝不苟到将壁画剥落的痕迹都描绘出来,让观众充分体验到逼真效果。


后期3D技术,完美再现第45 号窟

据记载,敦煌石窟大约公元4 世纪末由一游方僧所创建,14 世纪被废弃,直至20 世纪获得重生,鼎盛时期约有逾1000 座洞窟,如今尚存735 窟,其中492 窟内仍保存有佛教壁画和塑像。此次在盖蒂博物馆展出的分别是敦煌莫高窟5 世纪、6 世纪及8 世纪的石窟及其文物。

\
  
第45 窟:以3D 影像呈献于观众眼前的第45 窟照片 

\
英国国家图书馆的《金刚经》

其中属于盛唐时期(公元705-781 年)的第45 窟,经过对拍摄数据的后期处理,最终以3D 影像呈献于观众眼前,是展览的一个重要亮点。去过莫高窟实地的人都知道那种经历,为了保护文物,对参观的限制非常严格。仅能对外开放的几个窟都黑乎乎的,挤在一大堆人群中,视线跟着导游手中的暗淡的电筒光线游走,而导游同学话说得快,电筒移动得也不慢,眼睛还没对准焦,已经飞快地移动到下一个画面。记得当时,我们的评价就是感受一下宏大的外观和氛围,若说壁画、雕塑,真有点“啥都没看到”的感觉。可是在3D 影像前,还真有震撼的感觉,每解说一座雕塑,影像一下被拉到你的眼前,能非常清晰地品味雕塑细节,服装褶皱、面部表情,而随着影像转动,整个窟也看得清清楚楚。看完之后,我们都觉得非常可惜,首先只有一个窟,其次排队的人太多,只能欣赏一会
儿,意犹未尽。由此想起马云曾放豪言,要斥巨资把他所有网上销售的产品升级为VR 影像,真心想批评一句: 杀鸡用牛刀,吃饱了撑的。如果可以多些资金支持,不敢幻想VR,即使多些将敦煌石窟复制为3D影像,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贡献。这次展览,从策划至完成布展一共花了约5 年时间,而此次展览不菲的耗资,也有赖于多家商家及个人的赞助与支持。( 编辑/ 雷焕昂)(网络编辑/李勇)

 

 


 


 

发表评论

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