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场

位置:

贝浩登(Perrotin)呈献法国概念派画家克劳德‧鲁铎及韩国艺术家李承祚个展

by Coco&Sophie |

现当代艺术的魅力在于你可以感受、可以想象、可以去了解时下生活对艺术的影响。

5月26日,法国概念派画家克劳德‧鲁铎(CLAUDE RUTAULT)亚洲首场个展与已故韩国艺术家李承祚(LEE SEUNG-JIO)香港首次个展《核,Nucleus》在贝浩登(香港)画廊同时开幕,分别呈现两个艺术家多件代表性作品。展览将展至7月8日。
 

 

 

已故韩国艺术家李承祚香港首次个展《核,Nucleus》展览现场


 

 


法国概念派画家克劳德‧鲁铎亚洲首场个展现场
 

【克劳德·鲁铎,颠覆创作者与作品的关系】
 



法国知名概念派画家克劳德·鲁铎(Claude Rutault)
 

克劳德·鲁铎,1941年出生于法国,在艺术界举足轻重。他以新颖而诗意的方法,颠覆创作者与作品的关系,更质疑画作的圆满与自主,创作手法一反传统。展览中呈现一系列克劳德‧鲁铎创立的“非限定义/方法”(de-finition/method)作品。


 



艺术家负责人Julie Morhange为藏拍小姐讲解艺术家作品
 

克劳德·鲁铎的创作源起于1973年,当时他画了一幅20 x 20厘米的画,颜色与他厨房的墙壁一致。他为这件先驱作品定下了宽松的要求:“画布的着色,要与挂画的墙壁一致,形状不限,长方形、正方形、圆形或椭圆形都可以”,这成为首个“非限定义 / 方法”(de-finition / method)。所谓“非限定义 / 方法”,是指艺术家在绘画前写下文本,订立作品要达成的目标。此举并非只为陈述概念,而是为“作品承传者”(charge-taker)定下指示、要求。作品的“承传者”是指收藏家或策展人,他们负责落实“非限定义 / 方法”。作品一直维持在未实现状态,唯有靠着承传者执行艺术家的指示,才能实现画作,让画作存在。他们对于画作而言,担当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上图作品中,区块的连接像我们孩童时期玩的拼图游戏,但是它的线条与线条间又不是完全的重合,而且与他初期“规规矩矩”的创作相比,这副作品显得更加的融合和成熟。

在创作过程中,承传者参与其中,作品按其想法而改变。克劳德·鲁铎放手让承传者代自己做各种决定,例如画布颜色、形状、形态,以及悬挂方式。“非限定义 / 方法”没有统一标准,视乎艺术家在文本留有多少空间,他会给予承传者若干自由,令作品可以发展、演化。

 

 


克劳德·鲁铎(Claude Rutault)《de-finition/method #74."transparent papers"》1975. 透明描图纸,图钉. 尺寸根据实现情况可变. 

非限定义 / 方法:两组标准尺寸的透明描图纸,一组白色,另一组彩色。两面相邻的墙体,一面有颜色,另一面白色。两面墙上各有几张描图纸,悬挂成形状相同的两组图案。白墙上的描图纸有颜色,单色墙上的描图纸则是白色。描图纸对温度与湿度敏感,悬挂时要特别留意:每张纸用两枚图钉固定,左右上角各一枚,使纸张自由下垂。选用标准大小的描图纸,以方便替换。

此幅作品体现出了一种反差的对比感,有颜色的墙壁上会使用白色的纸张,白色墙壁上会呈现有颜色的纸张

“非限定义 / 方法”一旦经承传者落实作品,如同建构出特定时空,呈现出作品独特的面相;直到另一次落实“非限定义 / 方法”时,作品会在另一地点、另一颜色的墙上,以另一形式出现。因此,克劳德·鲁铎的作品不断展现新面相,每次观众见到的,只是“非限定义 / 方法”的其中一个表现形态。


克劳德·鲁铎在44年间创作了654件作品,他不受画布与墙壁规限,转而透过文本开拓表现方式,例如把画布摆放成拼图(《generalized painting-puzzle》);成堆的画布倚靠墙壁、放在地上、从天花板吊下(《dream canvases》);把画框背朝观众、面朝墙壁(《toward a self-portrait of painting》),甚至直接采用没有上色的生麻布。表现形式也愈来愈复杂,有时需要几个承传者合作,以时空转换(《AMZ》及《im / mobilier》)或承传者的藏品作为素材。


 


克劳德·鲁铎(Claude Rutault)《de-finition/method “toward a self-portrait of painting》1975. 布面上色. 尺寸根据实现情况可变。
 

 


 


克劳德·鲁铎(Claude Rutault)《夜之画》
 

这副作品是整个展览空间中最生动的作品,天花板布满了和它一样颜色的小画布,他们或平行或错落,高低不一,互相重叠。站立时对于画作的体验和平躺下的观感是不同的,对于画可以有任何想象,如天空繁星,可以亲自来现场体验。

【李承祚,建立起先行的几何抽象世界】

已故韩国艺术家李承祚(Lee Seung-Jio)于1941年出生,韩国第一代艺评家如李逸、吴光洙等称他为“输送管画家”或“核(Nucleus)画家”。由画家出道至离世之前,其创作的所有作品均以 《核(Nucleus)》命名,并以创作年份及序列号作为每件作品的副标题。1970年代是李承祚的创作的巅峰时期。


 

李承祚个展策展人﹑首尔弘益大学副教授郑然心为藏拍小姐讲解艺术家作品


 

 

 

李承祚香港个展现场  摄影: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此次香港的个展聚焦李承祚1970至80年代的作品。这一时期,他的“核”创作从表现错视效果的具体物质,转向描绘“非物质空间”。如果说,朴栖甫以“描法(Ecriture)”为主题的持续探索,促进了韩国当代抽象画的发展;李承祚则坚持以“核(Nucleus)”作为独特的视觉语言,不断调和图像表面的平面性和立体性,建立起先行的几何抽象世界。他的实践将绘画空间转化成二维平面框架內的动态空间,在画布上不断寻求传达冲突的视觉元素,实现与其他单色画艺术家及“Origin”成员不同的审美距离。这种特性一直贯穿于其25年的“核(Nucleus)”创作,成为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摘自郑然心(弘益大学艺术史与理论系副教授)《李承祚的几何抽象:25年的“核(Nucleus)”之旅》)

 


 

  


李承祚(Lee Seung-Jio)《Nucleus 88-19》(细节)1988.布面油彩. 193.5 x 130.3 cm.
 

向读者呈现这副细节图,想说明两点,李承祚是一位非常的努力的画家,看似简单的画布上,大家关注细节,可以发现绘画过程中板刷脱落的毛发粘连在了图中,仿佛可以感受到画家在创作时的专注,这样一个小小的细节让整幅画面都活了起来。其次的话,从不同的角度看,李承祚的画面会给人一种动感,而这种动感的呈现是因为画面的层次和色彩层次,虽然是黑色和白色,但是在色彩间的过度带,处理的非常考究仔细。

 

 



李承祚(Lee Seung-Jio)《Nucleus 88-50》1988

 布面油彩. 146 x 90.5 cm

 



李承祚(Lee Seung-Jio)《Nucleus》1989

不锈钢板上油彩. 91.5 x 182.5 cm.

 



李承祚(Lee Seung-Jio)《Nucleus 87-99》1987. 

布面油彩. 200 x 400 cm.

李承祚(Lee Seung-Jio)《Nucleus F-77》1971.
 

在李承祚创作生涯的末期,他去到纽约,希望汲取更多的艺术灵感和元素,在创作的材质上也有很大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还没有发展壮大,他便去世了,给我们留下遗憾的同时,也为我们了解韩国单色画艺术的发展带来了无限的探索欲望。

 

【法国概念派画家克劳德‧鲁铎亚洲首场个展】

【韩国已故艺术家李承祚香港个展《核》】

展览日期:5月26日至7月8日

地点:香港中环干诺道中50号17楼   贝浩登(Perrotin)画廊

 

发表评论

关联